油菜花
油菜花

香港新景點?!?! 油菜花海背後

生活

廣告

香港,突然多了一個油菜花田。早排人人一窩蜂走去沙螺洞打龍打卡,不用等周末假期,平日無論晴天、陰天、微雨天都人山人海。有人將它與近日同樣逼爆的LED電子花海作比較,說更多了一種「自然」美。現場不少人都大讚花海的壯麗,也有行山人士盛讚總比昔日荒田好,至少香港多了一個新景點。但這片只盛開兩個月的黃金油菜花海,又是否比昔日荒田更有生態價值?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拍攝日期:18/2(四)
時間:12:30pm
地點:沙螺洞村張屋士多對開

生態價值僅次米埔

前身是荒田的油菜花海,位於大埔東北的沙螺洞,這裡是高地峽谷,四周被高山環抱,溪流蜿蜒穿梭於樹林、灌木叢、草地和荒廢的稻田,形成了多樣性的濕地生境,更是全港最重要的蜻蜓棲息地。而於新自然保育政策下,其生態價值被評為全港第二高,僅次於國際重要的米埔內后海灣拉姆薩爾濕地。
漁護署新自然保育政策12個優先加強保育地點排名:
1. 后海灣拉姆薩爾濕地
2. 沙螺洞
3. 大蠔
4. 鳳園
5. 鹿頸沼澤
6. 梅子林及茅坪
7. 烏蛟騰
8. 塱原及河上鄉
9. 拉姆薩爾濕地以外的后海灣濕地
10. 嶂上
11. 榕樹澳
12. 深涌

「呢度將打造成世外桃源!」

當人人陶醉於花海中拍攝時,突然有把雄壯的聲音從遠處舊屋大叫:「紅衫嗰位,唔好踩入去花海,唔係得你一個嚟影!」這位正是「打造」這片花海的張記士多老闆張先生。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油菜花田前身看似是荒地,其實是極具生態價值的濕地及沼澤。

走入士多,看到張先生舉起手上兩大疊紙說:「這裡是香港唯一的油菜花田,我哋實質是造福香港市民,你睇下幾多市民認同,每日都有五、六百人嚟,我哋已經收集咗幾萬人簽名支持保留(花海),唔好講到我破壞。」
無論沿路入村, 或是士多前, 都早已掛滿白底紅字的Banner,有的寫著「慶祝沙螺洞玩完,地府收錢!」、「張家苦等三十三」、「養仔帶頭賣祖業」,明顯地這花海背後,並不只為打造「世外桃源」。
張先生續說:「我是沙螺洞村民權益會會長,我哋呢度畀一間公司收購咗,話幫我哋起返所有屋畀返村民住,一拖就40年,我由20幾歲等到60幾歲。佢哋現時想發展成骨灰龕,我極力反對發展,並打算將現有的土地,種晒花花木木,畀全香港市民嚟觀賞,打造沙螺洞成一個世外桃源。」他所說的收購,是村民早年將房產賣掉給沙螺洞發展有限公司,公司承諾興建高爾夫球場暨度假式物業,並替村民興建新居所,但計劃於2000年遭城規會否決。其後政府鼓勵公私合營保育項目,發展公司便改建議興建骨灰龕,並承諾對保育周邊生態,同時將所得利潤分給村民作一筆過現金補償,但遭村民及環團反對,現時仍在拉鋸角力。

不過種油菜花,為何會被說成破壞生態?原來美麗的腳下花田,原是一片濕地,是「自然保護區」及「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所保護地帶。而去年10月,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已發現有掘泥車將植被清除並翻土, 近日更變成了這片金黃花田。而將片濕地變成乾地,對村內的蜻蜓、螢火蟲的繁殖造成嚴重影響,若使用農藥或化肥種植,更會污染一帶溪水。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去年10月WWF已經發現近張屋位置約有7,000平方米的土地受破壞。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花海中還有一個觀鳥居,但現場所見,只見蜜蜂一、兩隻。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沙螺洞張屋村張記士多老闆張先生表示,油菜花種籽從湖南引入。

現場直擊!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行山人士陳小姐:「多咗個油菜花田梗係好啦,多咗個景點嘛。從新聞知道地主想保育這地方而引入油菜花,但唔係好知這花種對這地的生態影響。」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生態攝影愛好者李先生:「早幾年這裡都是荒田,當時我主要影蝴蝶、蜻蜓,不過今次嚟就連蝴蝶都唔見,可能早排凍死晒。個花海靚就幾靚,不過真係好多人。」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Blogger Aiko、Yoyo Wing:「知道這地方之前是淡水濕地,好多蜻蜓及香港鬥魚,好有生態價值,所以就算嚟到都唔會幫襯士多或幫佢哋簽名聯署。」

為打龍可以去到幾盡?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以花海為床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踩入花海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單車壓花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沙螺洞擁有全港六成的蜻蜓品種,包括斑藍小蜻。

網民反應:

油菜花事件後,唔少網民都在即時寫文解讀花田背後,或分享昔日走過的沙螺洞景像,其中建築師Bryan 寫的一編「青山下俗氣的一片鎘黃」就有過千人讚好及share;而攝影師Francis So 也上載了一張相片,命名「再見螢火蟲」。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建築師Bryan Chan:「我好鍾意沙螺洞,過去一年已去過三次,並有翻查關於這地的書及油菜花的資料。上周二我再親身去到花田,現場有人大聲說:「 請簽名支持環保, 反對建骨灰龕」,雖然知道村民與政府的立場有好大予盾,但利用環保表象而達到目的,實則破壞了生態,怎說都不恰當。希望去的人先了解咗件事,唔好盲目咁簽名支持。」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攝影師Francis So:「相片在前年6月時候影,位置就在沙螺洞村村口舊屋一帶,一般香港睇螢火蟲旺季是5月,所以我去嘅時候數量不算最多,但從閃的頻率可以見到唔少品種,不過現在就只能睇相了。」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再見營火蟲photo by Francis So(fb search:franso)

環團點睇: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WWF香港分會環境保護主任(本地生物多樣性)陳頌鳴:「去年10月已經發現此處有大型機器翻土,大規模清除植被,令整個生境大轉變。這裡是全港蜻蜓最重要的棲息地,它們主要在河溪及沼澤繁殖,雖然暫時未估計到蜻蜓減少的數目,但預計對當地生物多樣性一定有嚴重影響。這事件完全反映到城規條例的漏洞,因清除植被沒有違反地契,政府未能採取任何有效執法或檢控。」
油菜花_背後_打卡
長春社助理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種植油菜花田令濕地被乾旱化,範圍更貼近「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SSSI)的河溪, 影響生態。而於此用地上栽種須事先向城規會申請,質疑村民做法違反條例,期望政府盡快執法並要求村民將該處恢復原狀。」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