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Way to the Front @ 陳細
On the Way to the Front @ 陳細

On the Way to the Front @ 陳細

博客

最近有幸率先欣賞一齣六月才會在香港公演的話劇, 名為《流芳百世》 (香港站名稱為《ON THE WAY TO FRONT》/《西線無戰事:一戰華工版》)。由亞洲民眾戲劇節協會(香港)及平民劇團(法國)跨國界跨文化合作演出, 巡迴法國香港中國, 甚至… 到去一戰華工的墓地作致敬。想不到在巴黎過了一個如此法國五月的夜晚。

11224541_829588153788955_2124511986964293724_n11224488_819245611489876_6860999984660573869_n

那是一戰期間英法政府聯合聘用華工作軍事後勤支援的故事, 當中有來自江蘇, 重慶, 又原來有香港人, 打個手指模就被賣豬仔, 去搬搬抬抬做苦力仲要被人蝦到上心口。上世紀離鄉別井那種悽悽慘慘戚戚, 經歷壓柞, 被歧視, 不是現在坐廿個鐘飛機可以返到屋企的遊子想像得來。但想家, 耽溺於失落他鄉的寂寞應該是同樣的。

又或者歷史只喜歡記載勝者為王的故事, 那班豬仔只是去打工的工人嘛, 既不是被派使下西洋, 又或是遠去和蕃的公主, 更不是為國捐驅大將軍, 所以不論在英國, 法國甚至華文世界都未曾被記得。這也解釋了為甚麼我相當喜歡這一個弔詭的名字: 流芳百世。

「一戰華工的歷史,記載少之又少。」監製先生如是說。完場後不忘寒喧一番,說到欣賞劇目時歡眾無不被帶著強烈電影感的情節所觸動。更有趣的是, 劇場以英法普粵進行演出, 剛開始一大段生動的廣東話, 全場只有我和旁邊的J狂笑, 法國人一頭問號。去到中段發現語言已經變成次要, 情節的推進, 演員的演出, 極有感情的現場演奏通通超越了語言隔亥, 突然明白為甚麼主辦單位沒有堅持要做投影字幕。最後, 監製朋友提起了一個讓在場人叮一聲的事實…今時今日放眼香港, 我們有約三十萬的外傭, 雖然時代進步了, 但跨國剝削仍然世世代代地發生, 這班打工女子其實跟一戰華工沒有幾多分別。此劇除了盛載歷史, 除了紀念逝者, 似乎也是要向廿一世紀所有選擇善忘的人們臉上打一巴掌。

11202862_818289698252134_3662018360101045508_n11130238_800759883338449_2001629569640910580_n

「此次演出作品由七位香港藝術家和八位法國藝術家深入合作,結合東西方的藝術表演形式,融入面具、音樂、舞龍、功夫、雜藝等元素,在歷史研究、主題討論、創作形式等方面不斷進行中法文化的互動交流。中法藝術家們在講述流放、相遇、差異的同時,借古喻今,探問在戰爭、殖民、全球化的大時代中,人如何在權力、種族與階級差異中尋找希望。」

門票詳情 :
http://www.frenchmay.com/programmes/event.aspx?name=On-the-way-to-the-front

劇目 facebook 專頁: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