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屋仔村
新屋仔村

粉嶺新屋仔村封路|索過路費不成用大石封路!數百村民有家歸不得|玩樂熱話

熱話

廣告

新屋仔村封路|早前TVB節目《東張西望》報導粉嶺新屋仔村有祖堂借自己擁有其中一段出入村口必經之地的路段,而向村民徵收過路費一事,最近又有新進展。祖堂與村民無法達成共識,而將行動升級,在路口放上巨型石躉,阻礙村民出入。經警察多番協調之下,仍然未有結果。一起來看事情目前的進展!

新屋仔村封路|爭議由一紙合約引發!悅和祖堂堅持向村民徵收路費惹不滿

事件的起因,由早前一份道路使用權合約到期開始。悅和祖堂是一個類似宗親會的組織,日常事務由兩到三個司理處理,現時主要出面的負責人有祖堂司理陳錦偉以及祖堂代理人陳子偉。而悅和祖堂擁有位於新屋仔村村口的一段道路的業權。今次的爭議,正正是由於有村內的商戶在25年前以15萬向悅和祖堂租用該路段,而合約於2021年的6月30日已到期。由此開始,祖堂就準備向各村民就使用該道路徵費。

新屋仔村 祖堂為了在其擁有業權的道路上向村民徵收路費,以大石堵路阻礙村民出入。
祖堂為了在其擁有業權的道路上向村民徵收路費,以大石堵路阻礙村民出入。(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有村內商戶當年以15萬港元租用悅和祖堂擁有的道路
有村內商戶當年以15萬港元租用悅和祖堂擁有的道路(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根據合約,此道路租借權在2021年6月30日到期。
根據合約,此道路租借權在2021年6月30日到期。(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封路|祖堂與村民一開始就已經有開會就事件討論。而新屋仔村村民關注組主席Sunny、成員Ray接受訪問時就表示,當時祖堂司理陳錦偉與祖堂代理人陳子偉在會上爭執,幾乎在眾人面前大打出手。陳子偉甚至有恐嚇陳錦偉的言辭,村民見二人表現,覺得祖堂內部出現矛盾,所以亦不敢答應他們任何的條款。

新屋仔村 祖堂司理陳錦偉與祖堂代理人陳子偉原來在大會上有爭執,二人幾乎大打出手
祖堂司理陳錦偉與祖堂代理人陳子偉原來在大會上有爭執,二人幾乎大打出手(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新屋仔村村民關注組主席Sunny接受訪問時表示,正因看到祖堂內部都有矛盾,村民更加不敢答應他們的任何要求
新屋仔村村民關注組主席Sunny接受訪問時表示,正因看到祖堂內部都有矛盾,村民更加不敢答應他們的任何要求(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封路|雙方談判破裂,祖堂行動不斷升級

祖堂與村民經過兩次大會仍然未能達到共識。於是祖堂方面就有所行動。今年的6月祖堂以修理路段為由,在村口掘了一條35cm深,60cm闊的大坑,但就一直未有完工。大坑阻礙車輛出入,村民懷疑祖堂是刻意封路。村民周太表示該路段是全村車輛出入的必經之路。如果村內有人生病要叫救護車,由於大坑的阻礙,也無法直接駛入村內。而祖堂方面對此的回應,竟是叫救護員自行推車入內。此舉直接影響村內幾十戶家庭,合共300至400名村民。無可奈可之下,村民唯有報警。

新屋仔村 祖堂以修理路段為由,在村口掘了一條35cm深,60cm闊的大坑
祖堂以修理路段為由,在村口掘了一條35cm深,60cm闊的大坑(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經過警方協調,祖堂才答應暫時在大坑放上鐵板供村民出入。然後不久之後,祖堂方面再次掛出橫額,寫明日後車輛若要使用該路段必需付款。1輛車一年$2,500,2輛或以上一年$3,500,再次引起村民的爭論。村民吳太受訪時表示,最擔心是一旦祖堂徵收路費的先例一開,由村口到村內的各路權持有人會有樣學樣。根據路政署紀錄,被掘路段的業權的確是祖堂擁有。但沿出入村口的必經之路數下去,涉及的私人擁有業權就有十幾個。若然真的是逐戶收費,那想必就是村民無法付擔的巨額費用。

新屋仔村 橫額標明日後車輛若要使用該路段必需付款。1輛車一年$2,500,2輛或以上一年$3,500
橫額標明日後車輛若要使用該路段必需付款。1輛車一年$2,500,2輛或以上一年$3,500(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沿出入村口的必經之路數下去,涉及的私人擁有業權就有十幾個。若然逐個徵費,是一筆為數不少的費用
沿出入村口的必經之路數下去,涉及的私人擁有業權就有十幾個。若然逐個徵費,是一筆為數不少的費用(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祖堂與村民勢成水火激烈對鬧 警方介入調停不果

有見村民拒絕付款,祖堂再次將行動升級。在9月6日,有人用吊雞車將大石屎躉放在大坑的鐵板之上,直接擋在出入新屋仔村必經之路的中間。道路即時被封,幾十輛車在村口被阻塞,形成百多米的車龍。村民放工回來才知道,有家歸不得。雖然警方有到場協調,但表示當下沒有看到有違法的行為,因而未能有所行動。祖堂的相關人士遲遲未有出現,隨著時間的過去,村民亦越來越鼓譟。有村民氣憤地表示自己行了幾十年的道路忽然要收費,根本就是勒索的行為!

新屋仔村 9月6日有人用吊雞車將大石屎躉放在大坑的鐵板之上,直接封住出入新屋仔村必經之路
9月6日有人用吊雞車將大石屎躉放在大坑的鐵板之上,直接封住出入新屋仔村必經之路(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有村民放工駕車回來才知道,有家歸不得。
有村民放工駕車回來才知道,有家歸不得。(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幾十輛車在村口被阻塞,形成百多米的車龍。
幾十輛車在村口被阻塞,形成百多米的車龍。(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村民對於事件都非常氣憤
村民對於事件都非常氣憤(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直至當晚9點,祖堂負責人終於相繼出現,引來村民的叫罵。祖堂代理人陳子偉一於懶理,只是施施然地拍片紀錄。更向祖堂相關人士表示「唔使同佢地嘈,用唔到條路又唔係我地」。更表示該路段寧願放農具都不會免費予村民使用。雙方勢成水火,有祖堂相關人士向叫罵的村民叫道:「出黎?我有差人保護呀傻仔!」態度相當囂張。警方亦有協助嘗試調停,但雙方互不相讓,開會幾個鐘都未能達至共識。有村民表示即使無法達成共識,亦一定不會屈服在如此的行為之下,形容祖堂的行為就如黑社會勒索。

新屋仔村 祖堂代理人陳子偉向祖堂相關人士表示「唔使同佢地嘈,用唔到條路又唔係我地」,完全無視鼓譟中的村民
祖堂代理人陳子偉向祖堂相關人士表示「唔使同佢地嘈,用唔到條路又唔係我地」,完全無視鼓譟中的村民(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有祖堂相關人士向叫罵的村民叫道:「出黎?我有差人保護呀傻仔!」態度相當囂張。
有祖堂相關人士向叫罵的村民叫道:「出黎?我有差人保護呀傻仔!」態度相當囂張。(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警方亦有協助嘗試調停,但雙方互不相讓,開會幾個鐘都未能達至共識。
警方亦有協助嘗試調停,但雙方互不相讓,開會幾個鐘都未能達至共識。(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當晚過後,祖堂有暫時開放道路,留了石屎躉左右兩邊的位置供車輛出入。但現場可見,兩邊空間非常狹窄,稍大的車輛要通過十分困難。祖堂方面更要求村民自行付$8000找吊車將石躉移走。14日的限期一過,祖堂方面就將石躉放在了路的兩旁,再用鐵鍊鎖住連接路口的兩座石屎躉,封鎖了出入村的唯一道路。雖然村民都將車輛移走,但生活已經大受影響。有村民受訪表示現時將車輛放在獅頭嶺上面,而自己的丈夫因為膝蓋有事,需要用拐杖走45分鐘的路程回家。事件至此尚未結束,一切再看祖堂或村民如何應對。

新屋仔村 祖堂有暫時開放道路,留了石屎躉左右兩邊的位置供車輛出入。限期為14日
祖堂有暫時開放道路,留了石屎躉左右兩邊的位置供車輛出入。限期為14日(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兩邊空間非常狹窄,稍大的車輛要通過十分困難
兩邊空間非常狹窄,稍大的車輛要通過十分困難(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14天限期一到,祖堂方面用鐵鍊鎖住連接路口的兩座石屎躉,封鎖了出入村的唯一道路。
14天限期一到,祖堂方面用鐵鍊鎖住連接路口的兩座石屎躉,封鎖了出入村的唯一道路。(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網民就事件意見兩極 祖堂/村民各有支持聲音

事件一經報導,就引來網民的激烈討論。有人同情村民的遭遇,表示祖堂理事根本就是黑社會。更有人留言叫村民索性搬走「呢啲所謂村屋留返比啲鄉黑住啦,況且前面仲有咁大段路,只要求其一個地主撐班村民,已經可以大把野可以玩番轉頭⋯⋯」

新屋仔村 有網民形容祖堂的行為根本就是黑社會
有網民形容祖堂的行為根本就是黑社會(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不過仲有大量網民,支持祖堂今次徵收路費的行為。直言法律上該路段是私人地方,祖堂有權作任何決定。「人地囉得出係私人土地地契,俾你行係人情,唔比你行喺道理。」、「行到爛咪又係業主俾錢整,錢就業主俾錢維修,路就你地用到爛,仲話人霸道?」眾說紛紜,公道就各位自行評價了。

新屋仔村 有網民支持祖堂的行為,表示住村屋有不同的業權是正常而合法的事。
有網民支持祖堂的行為,表示住村屋有不同的業權是正常而合法的事。(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有網民表示私人地方可以任由業權持有人使用,祖堂沒有錯
有網民表示私人地方可以任由業權持有人使用,祖堂沒有錯(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新屋仔村 網民支持祖堂的行為
網民支持祖堂的行為(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大律師專業意見:祖堂方面沒有刑事責任,村民可嘗試從民事申請道路永久使用權

大律師李健志就此事提供了其專業的法律意見。原來祖堂連番行為,由於涉及的是私人地方,在刑事方面並沒有任何問題。而民事方面就要視乎地易權的情況。該地方雖然是私人地方,但若然該地是來往出入的必經之路,在沒有其他地方可以作為出入口的情況下,是必須讓出該路段供村民作出入的通路之用的。李健志大律師建議村民可以從民事方面向法庭先申請命令,希望先將石躉移除。而如果要申請該道路的永久使用權,就必須要得到由法庭頒佈的命令。當中需要考慮幾個因素,例如道路要使用超過20年,是否有必須通過該道路的情況等等,才有機會得到道路的通用權。

新屋仔村 大律師李健志就此事提供法律意見
大律師李健志就此事提供法律意見(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常見問題

新屋仔村封路事件起因是甚麼?

新屋仔村封路事件源於一份在2021年6月到期的合約,而引發今次封路兼收路費事件,源於合約上一條與道路租借權有關的條款……

政府對新屋仔村封路事件有何反應?

新屋仔村封路事件令數百村民有家歸不得、叫苦連天!而政府、警察都曾介入事件,有大律師亦評論收路費是否合理……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張+ 截圖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