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 Paul 餐廳 愛情發生現場@陳細細

Language school 一班同學約會, 各人如今都有新的人生計劃, 有人繼續求學有人開始工作有人已經成為父母, 相聚起來就像仍是上堂時又要搶答又要答錯又要互相推卸的那群人, 感嘆時光與際遇的神奇。看完展覽後路經 Paul (賣法包甜點又有得坐下 的 café, 日本和台灣都有分店), 我提議不如進去喝杯茶, 印尼同學仔(化名阿強)瞇瞇眼睛又少少蠱惑地看著我說:「Alyse 妳真的不要痴心妄想了, 妳已經結婚啦而且, 妳知道我是鍾意男人的! 」我用力翻了一個白眼: 「誰要跟你痴心妄想, 我只是想吃他們的 apple crumble!」「說來他們的蘋果批真的不錯, 最少在我的城市不錯, 我曾經在 Paul 約會過一個 Paul……」阿強說在他的國家, 去吃 Paul 是很煞有介事的一件正經事, 這是他們暗暗地心裡明白的約會地點, 通常都是情侶們著得靚靚地入去用英文口音叫一件貴到喊法式西餅, 然後好優雅地 chok 住食, 感受有點巴黎味又有點中產味的假浪漫, 也就是說, 如果有人約他去 Paul, 實在算得上是很曖昧的愛情邀請 (我的白眼再次翻到變貞子, 誰要跟你浪漫啦!)。阿強當然是講笑, 也明白馬來西亞的 Paul 不是巴黎的 Paul, 巴黎的 Paul 說來有點像香港的 “Café de Coral”, 都是集團連鎖式經營, 有得揀寧願幫襯小店 (但它又沒有大家樂咁頹, 法包仍然有水準, 放工時份會有人龍買新鮮出爐的 la tradition), 所以當阿強看到巴黎一街的 Paul, 火車站旁邊賣快餐的 Paul, 和中學生放學去 hea 的 Paul 時, 剎那間感受到一種幻滅。

商場的 Paul 和車站的 Paul, 因為歐洲國家盃又掛起了各國國旗, 從法式浪漫變成了美心西餅。(其實在大街的 Paul 相對浪漫一點喇)

「但巴黎到處都是愛情發生的現場, 我上個月在去里昂的火車月台認識了一個可愛的小男生……」眼前那個男孩顯然已經不再在乎 Paul 帶給他的心理創傷, 忙於投奔在巴黎各處的花花世界。

我又突然想起 china town 大大小小的中式餐館, 都會有很煞有介事地故意打扮一番又吃力地學習用筷子的法國人在那邊吃乾炒牛河和咕嚕肉, 大家在細細品嚐與自 high 的, 其實都是一份 exotic 味。

經過多年訓練, 我家的法國人用筷子完全 OK, 去吃中菜仲可以扮保長教返朋友。

講開又講, 法國每年都有法包大比拼, 唔同種類都有得比, 勝出者可以得到為總統府提供每天法包的生意機會。
圖為在蒙馬特小山坡上一間人氣得獎店, 而我呢, 我呢 D凡人係食唔出有咩分別的。


其實只要好天氣, 巴黎到處都是愛情發生的現場。

facebook.com/crepes.de.france.and.alyse
instagram.com/alysechansaisai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