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日本人 (一) – 腹黑屬性第一名的 京都人

生活

一直以來,我們印象中的日本人都是守秩序、有禮貌、待人親切,不過如果你認為所有日本人的性格都一樣的話,少年你真是太年輕了。事實上,日本不同地域、不同都府縣的人,習慣、喜好、性格、文化、生活可以截然不同,就算只是關西地區,相鄰的京都和大阪已經是天差地異、水火不容。而「 京都人 」在日本人之中,也是個很有個性的族群。

那麼我們所不知道的京都人,日本人眼中的京都人是怎樣的呢?

撰文:一隻貓的日本私旅 | 圖片:互聯網

你不知道的日本人 (一) – 腹黑屬性第一名的 京都人

在日本打工時,有一幕我特別記得,也是我第一次知道日本人對京都人的印象原來跟我們相去甚遠。當時我結束了滑雪場旅館的工作,告訴老闆下一站會搬去京都居住時,他澄大雙眼,一臉語重心長地跟我說:

「京都人は腹黒だよ。」 (京都人很腹黑的唷)

接著他就很認真地跟我討論,問我能不能再找另一個落腳地,能不能把預定了的房間退租之類,旁邊幾個熟客相繼加入討論,七咀八舌,好像我快要送羊入虎口似的,弄得我又氣又好笑。後來我跟他們說:「我是外國人,不怕的!」因為我實在很喜歡京都,所以當他們知道我心意已決後,就說:「大変よ!」(會很辛苦唷)

說京都人「腹黑」,為什麼呢?

「茶泡飯」都市傳說

所謂腹黑,是指人表裡不一,口蜜腹劍,口不對心。某些日本朋友告訴我:「京都人每一句說話都是有骨的」「他們說話的弦外之音完全令人摸不著頭腦啊!」京都人表面溫和實則「說話有骨」,是日本人對京都人的共識,當中最著名的就是「茶泡飯」的都市傳說:

當你在別人的家晚飯後,如果主人家問你:「要不要再吃一碗茶泡飯呢?」其實意思並不是真的要招待你,而是表示「你應該回家了」,這時候,如果不識趣的人真的說「好」的話,那就會被主人家在背後說閒話:「那家伙真是厚面皮,還真的要再吃啊!」而這個例子現在已經是京都人「話中有話」的代表作了。

雖然我在京都時也從沒真的聽別人問過「要不要再吃一碗茶泡飯」,不過當你已經逗留了別人一段時間,聽到主人說「難得來到留下來一起吃飯如何?」或者在晚飯後聊了一會後主人說:「再泡一杯茶給你如何?」之類的,還是先察言觀色,委婉地推卻一下吧!

京都人「表裡不一」?

另外很多人都說「不要相信京都人說話的表面意思」。有一天,如果隔壁的太太稱讚你的兒子:「你家的孩子,鋼琴彈得越來越好了!」你應該怎麼回應呢?

1. 「是啊,他快可以去參加比賽了!」(大錯)<-這是大阪人吧(笑)
2. 「沒有的事,你過獎了。」(錯解)<-這是一般人
3. 「果然被你聽到了嗎?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正解)<-這才是京都人

鄰居這句說話的真意其實是:「鋼琴的聲音太吵了,給我靜一點!」同理,如果別人說:「最近你家的小孩很活潑呢!」請不要誤會,他真實的意思其實是:「你家的小孩騷擾到我了。」

如果你在家開派對,鄰居忽然拿些點心過來說:「我見你們好像很熱鬧,我家有點別人送過來的手信,不介意的話請一起享用啊!」這表示「你們開派對太吵了!」不要真的二話不說就收下那些點心啊!

日本作家酒井順子在《都與京》一書中也有類似的記述:看見朋友梳了奇怪的髮型,一般人會直接指出「那個髮型真奇怪」;但京都人會說:「哇!真是摩登的髮型啊!應該可以配上比較特別款式的衣服吧!」這話聽起來表面像稱讚,但其實是帶有「不只髮型奇怪,跟身上穿的衣服也完全不搭」這樣的意思。

老實說,如果跟不太相熟的京都人談話還真是挺累的,每件事都要先再三推辭,看對方面色和反應,對方還堅持的話才敢真的老實不客氣。在京都生活,要求的可是極敏銳的「空氣閱讀」能力(日語中察言觀色的意思)。 這種特別的「京都話」,在本來說話已經很婉轉的日本人中也是獨一無二,其他人都覺得這種別彆的講話方式很可怕,因此這也是京都人被認為難以相處的原因之一。

「使壞」是京都人的特性?

大家去京都時,有沒有發現道路的轉角或屋前放了一些石頭呢?當初我還以為是風水之類的東西,後來別人告訴我那是為防止汽車在轉彎時擦傷自己家的牆壁和防止別人把車停在屋前面而放的,叫「いけず石」就是「意地悪」的意思(使壞、為難、捉弄別人)。因為京都的路很狹窄,經常發生汽車擦傷牆壁的事,由於京都人不喜歡爭執,如果有車因為駛入了屋的範圍,碰到石頭撞傷了自己的車,由於錯在車主先,所以也不會被車主責怪,這樣既可以保護到自己的房子,又可以不用與人爭執,可謂一舉兩得。不過其他日本人就覺得這種做法很陰險了。

另外,單車就如同京都人的雙腳,所以每人都有一架自己的單車,去大部分地方都會以兩輪代步,但因此單車違規停放的問題也很嚴重,有些店家為了防止人把單車停在店外,會貼出「禁止駐輪」的告示,但京都風的告示有時會這樣寫:「單車棄置場」「放在這裡的單車請隨便帶走」,這種使壞的幽默,令有些日本人會覺得「啊!他們的性格真是很差啊!」

與京都人相處秘技!

我認識的京都人,其實並沒有傳聞中那麼神憎鬼厭,也許是時代變了,年輕一代的京都人完全感受不到那些「腹黑」「話中有話」。京都的朋友告訴我:由於京都歷史悠長,很多人自很多代以前就已經居住在京都市裡,人與人的關係很親近,如果破壞了和身邊人的友好關係,這種交惡會世世代代傳下去。那種婉轉的說話方式,原本就是為了不想破壞鄰里關係,關顧對方心情而衍生出來的。

如果朋友「使壞地」拋一句有骨的說話過來,這時候你應該以諷刺來回敬他, 也許這就像大阪人用互相吐槽來建立友誼一樣,能夠互相諷刺「鬥腹黑」才能夠跟京都人成為真正的好朋友啊!

最後給大家傳授一下跟京都人的小交流會話:

(邀約京都人時)如果對方答你:「行けたら行きますわ」(能夠來的話就來)意思就是「不能來」的意思,這個時候不要傻傻地覺得對方會來啊,就跟他說:「真可惜啊,那下次再約你啦!」

(到訪別人家時)如果提早到了主人家跟你說:「早く来てくれて、嬉しいです」(你能夠這麼早來,我很高興)意思是「你來得太早了」,這時候:「抱歉來得太早了,不用顧慮我,你先忙吧。」

(邀約女生時)如果對方說:「ちょっと考えさせておくれやす?」(讓我稍為考慮一下好嗎?)就是「拒絕」的意思,千萬不要隔天去問她「考慮得怎樣了?」啊,那連僅餘的機會都……

希望大家能夠和京都的朋友好好相處啦(笑)。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