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囚
同囚

電影《 同囚 》游學修「真身」 話你知!勞教所、少年犯鮮為人知的一面

影視娛樂

廣告

在本地製作的監獄電影《 同囚 》中,相信游學修的「八月十五」最引人注目。但其中的暴力及欺凌場面,亦令人印象深刻。原來當中很多演員都是前少年犯,透過自身經歷,還原「入面」的真面目。今次找來主角游學修角色原形的麥以馬分享一下,在勞教所鮮為人知的一面。

撰文:Keith | 拍攝:Tony、《同囚》

前少年犯參演 9成還原監禁生活

《同囚》是1套講述少年犯在勞教所中經歷的電影。電影監製梁鴻華,本身在「新生命動力協會」幫助有意投身演藝業的弱勢社群,當中有兩名學員原來曾經入過勞教 所,有次跟他們分享當年在囚時的經歷,他們說曾受到獄警的暴力對待。但學員分享時的反應,令他相當震撼。「他們說得很輕鬆,1件如此恐怖的事,竟可以如此輕描淡寫地形容。」「我問他們不覺得有問題嗎?兩名學員竟說:『係咁㗎啦,預咗㗎啦。』」所以他就想用電影拍出這個故事,讓人思考這種懲教制度是否合適。

搣橙皮不能斷,毛巾絕對唔會用,情書要你大聲讀

電影中,少年犯被暴力對待的情節時有發生,今次電影主角的原形人物,亦是勞教所過來人的麥以馬表示:「入去預咗找數,只想早點出來。」所以人人都會硬食,被人打只會啞忍。這些經歷固然難受,他倒覺得一些奇怪的守則才最難忍,例如每人吃飯時有橙吃。「但搣橙皮要螺旋形不能斷開。」否則有機會延遲獲釋。另外由於毛巾要乾淨得一塵不染,如果污糟會即時受罰,所以根本沒有人會用。「沖完涼就咁着衫就算。」而毛巾只是摺到起角,一直擺放着的裝飾品。
不過最令記者出奇的,反而是朗讀家書,特別是情信。「要大聲朗讀,我愛、我等你的字眼要特別大聲強調。」以馬說忍笑最辛苦,因為一笑又要受罰了。「不過分信手會留待出獄才給你,因為不想影響你情緒,倒算是有同情心。」

麥以馬:「自己條路係有得揀。」

在勞教所的日子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以馬獲釋後,先後做過茶記、球僮、活動助理、寬頻推廣員等等,最後終於成功儲到錢,開了自己的紋身店,現在更開班教紋身,學生最細只有12歲,最年長的有50多歲。他希望研發自助紋身機,讓想紋身的人自己控制風格,不需再單方面依賴紋身師傅設計。說到入勞教的感受,他坦言:「我希望 大家知道自己條路其實有得揀,當年我就是因為朋輩、面子影響,以為自己條路就係咁,所以走錯了。」

勞教所黑暗史 監製:「教好人不止這1種方法。」

《同囚》這套電影,希望引起人反思制度。監製梁鴻華表示:「囚的不只是犯人,囚的也是獄警,所以是《同囚》,因為兩者都是制度中的『囚犯』,一同被困於監獄中,其實兩者都不好受。」所以他希望透過這套電影,提出一些問題:「究竟是不是這種懲處方法有問題?」「電影中的暴力懲罰情節,到底是否真有其事?」「現行的方法在短時間內很有效,令到他們不敢再犯錯,但也會令他們扭曲,但就說教好了他……」製作這部電影,為的就是令社會去反思,對犯過錯的年輕人,是否一定要這麼強硬?監製說:「我相信教好人不止這1種方法。」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