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12個月,我不用洗髮水、沐浴露。@薯伯伯

博客

廣告

去旅行,收拾細軟,最麻煩的東西,是日常護理用品。為了精簡行裝,我拿出每件物件「冥想」一番,想著其過去、現在、未來,思索甚麼是需要,甚麼是想要。有人一定會說:「你真係好得閒!」無錯,但只要你回家後不要看《愛回家》,同樣可以好得閒。

有次我跟朋友說,我洗髮時不再用皂類產品,友人說很難接受,但這些理所當然的習慣,從何而來?要說為何不用,其實更應該問,當初為如何開始用?有些習慣,不是自己制定,只是從小到大也如此做,就一直沒想過停。我這個日常動作,是母親教的,我問阿媽,她笑說:「其實我也是結婚後才開始用洗髮水……」

*  *  *

一年前我開始停用皂液,當初很少跟親友談論此事,怕有人先入為主,感覺不自在。試驗了兩星期,完全能接受,有時習慣使然,還是會嘗試用天然素材的洗頭配方,無患籽、茶籽粉、薑汁液,全都試過。後來發覺,這些東西也非必要。

我以前洗澡的習慣,先把全身淋濕,塗上梘液及洗髮水,搓至頭身有泡,用水沖,完事。

現在變成先過水,反複摩擦頭身手足,輕揉頭皮百多次,沖洗,洗得更仔細。

停了洗頭水,最大發現,原來我一直以為自己髮質屬油性,過去一日不洗,立即滿頭油,超不舒服;現在才驚覺頭髮原來是乾性。之前的油質,可能是從小以來,化學品過度刺激的後遺症。純用清水洗頭,反覺頭髮稍乾,要塗上椰子油、橄欖油或茶花籽油來養髮。

同時我也停用洗身梘、沐浴露、洗面乳,面油反而少了,每天用數滴天然食用油來養膚,感覺更好。

*  *  *

以前聽過一個實驗,實驗者在籠上掛香蕉,猴子去拿,立即噴水,猴子變落湯雞。猴反複試驗,一碰香蕉即噴水,後來的猴子不知就裡,正要摸蕉,老前輩告訴牠不能亂採。於是,不能碰蕉,變成眾猴新發明的傳統習慣。再過數代,沒有猴會質疑其由來,只會遵從。

與友談論洗頭水、肥皂等用法,總遇質疑,質疑者共通點,是從沒試過這些經驗,只是默默遵從非己決定的習慣。當然,不是說所有知識也需親身試驗,例如有物未嚐,也能猜食之難受,屬可推敲經驗;有些經驗,坊間傳閱者眾,但頗違自己底線,也不欲嘗,如飲尿療法,屬發毛體驗;但有些知識,純屬個人體會,試過方知道。

這篇文章寫個人領略,也不算是勸人停用髮精,只是如能檢視身周環境,審察自身習慣,適度調整,化作人生實驗,就是我想講的意思。

注:我不是完全停用肥皂,例如手腳多菌,還是會用肥皂洗淨,天然生活,大前題也是潔淨衛生。

照片:在拉薩堆龍德慶的雄巴拉曲神水處拍攝,據說飲此神水,能醫百病。同行西藏友人,一直感冒,喝後翌日,居然即癒。不過,一般來說,感冒數日也能自癒,到底是神水了得、免疫系統發功,抑或心理作用使然,自己找個合乎心水的答案吧。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