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社群 莫羅瑞華學校天文營,學生正在學習觀察太陽 (相片取自學校網頁)
弱勢社群 莫羅瑞華學校天文營,學生正在學習觀察太陽 (相片取自學校網頁)

赤裸裸的 弱勢社群 @龐一鳴

博客

廣告

剛在某社企餐廳吃午餐。平日出外用餐,支持小店之外,時不時都會去社企餐廳,特別支持那些讓弱勢做前線員工的努力。沒有社企的介入,這班有能力的弱能人士、精神病康復者都無法透過工作的機會豐富人生和服務社會。這一間在我家5分鐘腳程,所以時不時都會去幫襯。

幫助 弱勢社群

吃飯時見證了一件小事。有位鄰座食客點了pizza,侍應捧餐到來,那位顧客覺得pizza焗得比較燶,想換過另一些。消費者當然有權益,pizza不合格,當然不可以因為幫襯社企餐廳就算數,否則這樣只是同情,不是尊重。該食客向侍應表達了一次要求後,就拿起整個食物盤行到取餐處,找那裡的職員重覆說一遍自己的要求。過程間顧客的語氣態度都非常文明,沒有近年常見的大吵大鬧場面,令想用手機拍片放上網的花生友大感失望。

但我還是感到不是味兒。如果那位食客相信弱勢是有工作的能力,她應該透過面前的侍應代為處理pizza問題而不是親自操刀處理。她或許看到了弱能的待應面上流露出不知怎樣處理的神情,但如果你選擇來這裡吃飯,請選擇相信服務你的弱能人士。相信他們有足夠能力服務你,否則你只是在同情他們,以為來幫襯一下,令他們有份工作就是在幫助他們。由你決定起身,繞過服務員自行嘗試去換pizza,你不知不覺卻明明白白地用非語言告訴了那位弱能人士,你認為他無能力做好侍應的工作。

不要以為我在雞蛋裡挑骨頭,也不要誤會我是道德塔利班。其實整件事只要放回在一間普通的茶餐廳內發生,你就會明白我的意思。在茶餐廳遇到相同情況,有人會繞過侍應親自把食物拿去取餐處要求更換嗎?這是非常不尊重侍應的行為,我敢說絕大部份茶餐廳侍應都會阻止你,甚至講粗口喝停你。

服務不同的 弱勢社群 二十年,有很多事情我仍不懂得,還要學習;但有一件事我很清楚亦很敏感。在制度冷漠和歧視弱勢之前,他們在生活最平凡處,每天都感受到拒絕和忽視。教育行為和情緒有問題學生的莫羅瑞華學校因太殘舊而又不能原址重建,需要遷往屯門。豈料有區內校長和區議員認為學校遷來屯門會成為社區的滋擾。更甚者,有位校長更以炸彈來比喻學生,說不知什麼時候這班人會引爆社區問題。

沒有普選好慘,但社會這樣對待弱勢同樣慘絕。無論大家爭取自主定自決,讓我們不要容忍 弱勢社群 受到這樣對待。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