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房裡有位大師@龐一鳴

博客

廣告

有些人注定要發光發亮,不過不是生前,是死後。

她,生前做別人的家傭幾十載,死後成為全世界討論和崇拜的藝術家。

不過,Vivian Maier的故事不是那些在世潦倒,懷才不遇,死後被人發現才華蓋世的那種典型。雖然世人確實要到她死後才發現她幾十年的創作,但她在世時根本沒有人知道(她也不想人知道)她是攝影師,她在做藝術。

每次聘請她的Ma’am,都收到Vivian Maier同樣的要求:任何時候任何人都不可進入她的房間。她更會要求多加一道門鎖,保證沒有人可以擅闖她的房間。曾經和她一起住了17年的Gensburgs一家人,現在終於知道緊閉的門後,原來收藏著過十萬張今天迷倒世人的街頭攝影照片。你們一定無法相信,原來自己的工人房中,曾住過世界一流攝影大師。

Vivian Maier一定一心只想著攝影、攝影和攝影。連賣了老家的地之後得到一筆錢,也只想去亞洲旅行拍更多照,就知道她多熱愛攝影。想她連發表作品也沒有想太多,什麼成名不成名更加離題萬丈。這時代的我們很難明白了。現在我們拍了照片就要立即發佈。甚至老是想著有什麼好橋,拍一些系列照片吸引眼球,瘋傳網絡。拍了40多年,合共近15萬張照片,都不是為分享而拍的。我就是因著她的純粹,對自己喜愛的東西自得其樂一生的這種幸福,一口氣網購了她五本硬皮攝影集,還有關於她生平的紀錄片。還有比這樣簡單專注的人生更值得嚮往嗎?

要不是因為Vivian Maier離世前兩年再沒有錢交倉租,她的照片不會被業主拿去拍賣抵債。要不是在那場拍賣會中,有一位正在撰寫芝加哥社區歷史的John Maloof對那批照片有興趣,這些作品可能只會淪為二手店中你我選購的發黃照片。要不是John Maloof堅持研究,世人不會看到Vivian Maier的作品。更不會有Finding Vivian Maier這套紀錄片。而我,若不是W在前往阿根廷的飛機上看到這紀錄片並且和我分享,想也不會認識到這位一邊默默照顧他人,又一邊默默拍攝他人生活的獨行女子。

要一生做自己喜歡的事殊不容易。特別在香港。這年頭,大台的晚間新聞連體育新聞的環節也可以取消。為了利潤,社會崩壞得面目全非,還有什麼空間讓你我簡簡單單,純純粹粹做著自己喜愛的事情一生一世? 這年代,縱使有Vivian Maier要求不可以入她房間一樣的勇氣,也再沒有遵守諾言不開房門的開明話事人。這樣下去,工人房裡不會再有大師,菜市場中也不會出現仗義的屠狗輩。

vivian-maier1

相片來源:http://shellsuitzombie.co.uk/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