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謝
婉謝

《婉謝》@Middle

博客

廣告

在送她回家的巴士旅程裡,他與她站著、呆著。

下班時段的車廂很吵,說話聲、電話聲、引擎聲、以至車箱外的響號聲,統統在這車箱裡隨著馬路的顛簸而迴盪。偏偏在他們之間,卻似是身處另一個無聲世界,相對無言。其實他想說的、應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他不過是在等她開口;可是她一直沒有半點回應,於是他就自暴自棄地讓這種情況持續下去。

過了不知多久,她忽然開聲了:「三年前,我喜歡了一個人。他叫雷明偉。」

他一呆,想不到她會這樣地開始。他聽著這個自己未曾聽到過的名字,忍不住在心裡默唸了一遍。

「我跟他是在大學裡認識的,他是我的師兄。他對我好好,人亦細心,又長得比我高很多,開學不久我便很快喜歡上他了。」

他暗暗看著她,心想她比起一般女性,長得已經不算矮,他也只比她高一點點而已;看來那個「雷明偉」真的很高。

「他是讀中文系的,通常讀中文系的男生比較少,很自然地他也成了一眾女學生的目標,經常有不少人借故找他聯誼甚至是邀他單獨約會。他卻不太理會,常常找我到圖書館溫習功課,指導我學業上的不足;說實話,當時我是很高興的。」

她笑了,他看見她這個表情,也忍不住跟著微笑。

「只是,我當時實在不清楚,他當我是一個怎樣的女生……是學妹、是朋友?是小妹妹、還是女朋友?我很想知道,可是卻不敢問。我怕問了,他就會不再理我。但他仍是一直地對我很好,好得就似是愛護著一個女朋友……」

她笑得更甜了,但同時間他亦留意到,她眼裡漸漸有著一點陰霾。

「不過後來,他舉家移民了。他去了外國之後,起初還會經常寫信說說近況,偶爾還會打電話給我;他說他很想念這裡,想在那邊學業完成後回來工作,想在那之後再跟我一起……我確信他是真的會回來的。」說著,她對他用力地一笑。「雖然,近來我們的聯繫少了,我很久沒有收到他的電郵,我好多時都找不著他……」

他卻忍不住打斷她:「你還是這樣地相信著他嗎? 」

她停下來靜了一會,說:「也許;又也許,重點並不在於我仍相不相信他,不在於我是否喜歡他,也不在於我其實有沒有喜歡過他。重點在於我仍然清楚知道,直到現今這一刻,我還是喜歡著他,好喜歡……」

她又笑了,笑得很溫和,那看著他的目光就像孕育著平靜的大海……「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謝謝你,對不起。」

這是他有生以來的第一次,被喜歡的人婉拒。

直到現在,他還是很清楚地記得,當時所發生過的一切一切。或許是因為,當時這件事情是在巴士車廂裡發生;或許是因為,她竟然親口向他說出她喜歡的人叫「雷明偉」;或許是因為,他從沒想過會因此聽到她的愛情故事、了解她更多……

又或許,是那天她對他所給予的最後溫柔,至今仍是溫熱地暖著他的心。

延伸閱讀:

《冷暖》@Middle

《乾脆》@Middle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