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蕾還是需要訓練的@健吾

博客

廣告

不做媒人三代好,家人教的。我信。

不下十次,有朋友叫我為「他們重要的朋友」想日本行程。每次,我都拒絕。不是錢的問題,而是,煩心的事,不做為尚。

在香港,重要有很多定義。但,最多人了解的定義,是「上司」。而我所認識的上司,都是一些在社會上,被視為學問不錯,教養不錯的人。看著這些人吃東西的時候,我就知道,上帝真是公平的。人生在世,不會每件事都發展得完美的。那些「朋友」,賺錢可能很不錯,但他們就是沒有味蕾,而且有很多「我有朋友話」,搞得他們對旅程的想像,有很多「主見」。

比方說,這陣子,是吃蟹的時節。在關西也好,關東也好,很多溫泉酒店都有辦松葉蟹的類懷石料理。某次,朋友的上司想我介紹,我都問長問短,問他們:「你們是要怎麼樣的東西?是真正好吃的地方,抑或是有很多人去過很出名方便他們打卡或跟朋友聊天的時候要朋友覺得他們很有面的地方?」朋友都問,分別是什麼。我就說:「比方說,我去築地,我就一定不吃壽司,對我來說,要排四小時吃幾塊壽司,就算再好吃,我也不會去。況且,到處都是說廣東話和國語的人,為什麼要去?你在香港,到一家餐廳,周圍的客人都是說國語的,你會「認為」那些餐廳是代表香港,最好吃的地方嗎?去築地,我只會晚上去一個地方喝酒,吃那店長做的蟹肉橄欖油鍋。

偏偏,朋友的上司,不能開罪,就只好把說話藏在心頭,選了一家不算出名,但在城崎溫泉都算有名的餐廳吃飯,算是半隱世名店,但味道不算很濃,算是鮮湯,好吃得沒話說。豈知,朋友的上司就在蟹宴到一半的時候,就要求店家給他們七味粉。店家端出最適合蟹雜炊用的柚子七味,算是京都特色的料理。朋友的上司要求要大辣的一味粉,絕對會蓋過本來的味道。但,客人永遠是對的,店家都端出來了。只是及後朋友聽到店家的人說,他們原來都在反省,究竟他們的料理,是不是不適合外國的客人什麼……

 

自此,朋友問我日本有什麼好吃,我都只是給他們幾家在我心目中質素OK,但不是太有驚喜的店……他們已經很滿意了。

香港人,從小都看太多旅遊節目,去太少旅行。日本好吃的店家雖是多,真的,相對地球任何一個國家,好吃的店家,日本實在是多。只是,要真的吃到好吃的東西,除了要地道的人,還要地道的舌頭,和欣賞不同味道的能力。況且,旅行時間不長,要等的地方不需介紹。如果帶著老人家,要走動太多的店,離JR或地鐵站太遠的店家,或在三樓要走樓梯的,都不能介紹……可以去的地方,就有一定的限制。

真的想吃到我覺得好吃的東西?沒問題的,跟我做朋友就可以了。如果我們真的是朋友,我介紹的東西不合你口味,我也可以耍無賴,要你原諒我,對不?哈哈哈。

像這個:

什麼地方?在原宿表參道,只有數字的cafe呢……這兒的咖啡,全organic,咖啡冰也是咖啡的。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