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脆
乾脆

《乾脆》@Middle

博客

廣告

以前他一直覺得,為了喜歡一個人而長嗟短嘆,是一件很沒用的事情。

他談過幾次戀愛,每次都算順利。遇上喜歡的對象,通常都可以很快便和對方發展;即使別人未必對自己有意,但彼此也是爽快明朗,合則來、不合則去,只可以做朋友就只會做朋友,從不會拖拉糾纏。對於戀愛,他的宗旨是要讓彼此開心快樂,不能有半點勉強;就算有天感情轉淡,也只是緣份完了,如果對方另有新對象,也應該乾脆放手讓愛,無謂作太多於事無補的挽留,將時間用來與另一個人重新開始,豈不更好。雖然大多時候,他是先離場的那一個,也從沒有試過對舊情人糾纏。

偶爾聽見一些朋友為情所困,例如因為等不到心儀對象的短訊回覆而沒有心機、或是因為追求了一段時間後始終得不到對方的好感而垂頭喪氣,他總是感到有點可笑。為甚麼要讓自己因為喜歡一個人而變得卑微?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一定要只愛某一個人?他覺得,喜歡又好、愛也好,如果自己的情緒完全受到另一個人影響或支配,那麼這一個自己也已經不再是原本真正的你;這樣的狀態之下,又真的可以好好去愛另一個人嗎?一定會事半功倍吧,而且也表現不到本來的優點與長處,想追求一個人卻變成了示弱,那不是本末倒置嗎?每次聽見這些朋友跟自己訴苦,他都是避而遠之,因為他怕自己會忍不住取笑對方,換了是他,他才不會向朋友訴說這些並不算光采的事,他也相信這種不乾脆的情況,將來亦不可能在自己身上發生。

直到,他遇上了可怡。

可怡是他的一位同事,認識了已好幾年,一直都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平時工作見面,兩個人會談笑玩樂,偶爾會在下班後一起去吃飯,不算親近,就只是普通工作上的交往。她不是他理想的戀愛對象,也從來沒有想過與對方發展的意思,只是不知為何,幾個月前的一次下班,兩人如常一起走到車站乘車,他忽然感覺到自己明確的心跳,自己竟然喜歡了這一個認識已經幾年的女生。那天之後,他採取主動,在上班時會傳些有趣短訊給她,偶爾又會約她一起去吃飯或看電影,最初她都會開心地應約,只是後來,不知道是不是可怡猜到他的心意,對他開始冷淡起來。他沒有死心,繼續發揮攻勢,可是他越是迫得太近、她就越是保持距離,要等他表現得不再那麼主動,她才會肯回應自己的短訊,但也只是一句起、兩句止。漸漸他不明白,為甚麼她會這樣對待自己,對比起之前還是朋友交往時的快樂,現在的若即若離卻令他感到難受。他曾經試過在短訊問她,是不是不喜歡自己,她沒有回答;然後他再問,自己的追求是否會讓她不高興,她卻回答說不是……可這種模稜兩可的答覆,卻使他更不能自拔。

如果讓自己輕鬆一點,其實他想過選擇放棄,但是他每天都會在公司遇見她,想避也避不了;想放棄,也並不容易。每次當想心淡,她偏偏又會與自己靠近,每次當想投入,她立即又會與自己疏離。反反覆覆,幾個月過去,時間不長,他卻感到度日如年。是因為以前未試過與另一個人如此長時間陷在這一種似明非明的情況裡嗎?還是,自己是真的很喜歡很喜歡這一個人?來到這天,他竟然不能肯定這一個答案,就連喜不喜歡、是否要繼續下去,他也會變得猶豫。旁人都說,以前他不是這樣的,不會如此不乾脆,也不會因為感情事,而對朋友長嗟短嘆。他也知道自己變了,為了一個未必喜歡自己的人,反而變得不再像自己,不討人喜歡,連自己也會厭惡;為了等一個短訊回覆,而不斷看著手機螢幕,想想也實在可笑。他呼了一口氣,決定將手機關掉,寧願斷絕連接,也不要再讓自己執迷下去……

只是一刻鐘後,他又拿起手機,想開機,又放下;想收起,但又不願移開。以前的他不會這樣,寧願逃避,也不敢鼓起勇氣去換一次乾脆。

延伸閱讀:

《變改》@Middle

《訴苦》@Middle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