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旅記的命@健吾

博客

廣告

上次去日本,是旅行社工作的朋友帶我深度遊。

我對九州沒有太大的想像,畢竟讀書的時候已經常出入日本的「地方」(日語漢字,即是鄉下的意思),發覺自己對晚上八時以後就死靜下來的地方,已沒有很大的興趣。這次有旅行社的朋友帶路,換一點氣,不用再看什麼八三一框架或是泛民反應彈式的反應sound bite,感覺還是美好的。同行有一行二人:是某雜誌的旅遊記者,連同一個攝記。
以前也曾經跟過一些旅遊局安排的旅行,跟記者們一起去「採訪」,掛名雖然是旅行,在面書上看起來好像很快樂:又是吃買玩吃買玩,寓工作於娛樂,大概都是dream job吧?實情是,當你去任何的餐廳,什麼都要相機先吃,東西上來,大抵都已經冷掉。所以,那些旅遊雜誌中,談食的文章,往往都沒有很好看。

主辦單位提供的膳宿招待,每家不同,也有等級之分。某家大報的記者就一定會得到一文字記者一攝影記者的位置,有的就文字攝記一起來。於是,如果像我這種落單的自由人,就大多會分得跟別人同房,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同房。朋友曾經試過,聽說是因為迫不得已,要男記者跟女記者同房,而女記者當場梨花帶雨的投訴要回去,主辦單位才迫不得已掏錢叫男記者跟公關公司的職員同室才解決事件。
現在,不少公關公司都已經改善很多,也很細心。這種事情,應不會出現吧?

最近我去的這一次,旅行社的朋友照顧周到,要好好感謝。但跟著旅遊雜誌的記者們的行程,早上晨早起床,文字記者打點租車約被訪者;一個攝記又要拍照,又要拍片。為了一個幾秒的過鏡shot,要爬到那架採茶車上,駛過三條茶樹,去給香港人「動新聞」,所花的工夫心力時間,都不是「旅行」。為了一張「好像很好看」、「很有意境」的封面相,在採訪的地區到處奔走。

#高潮來了

Posted by 健吾 on 2015年5月31日

畢竟,旅記為大眾提供food porn和travel porn,把本來不是太好看的地方拍得很有深度感覺意境,但你身處現場,就知道現實一定沒有他們拍得那麼帥、那麼型。尤其是,食物的照片,拍得令人垂涎,自己吃的,大多是拍照過後的剩菜,熱的不熱,冷的不冷,又怎會好吃?
看著他們,就知道自己不是旅記的命。我還是玩我的面書,看看朋友的 #自暴自棄協會 好了。
延伸閱讀:
走,只得一個理由@健吾
Silom路上24小時營業狗狗咖啡店 lol [email protected]胡慧沖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