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蛋
扭蛋

扭蛋 價值@Permanenze

博客

廣告

「如果筷子同 扭蛋 結合,邊一個會主宰呢個新嘅身體呢?」

扭蛋 ?

沒有人知道這道問題的答案,大家都靜下來。

此時 Alize 開始整理沙錘要用的材料及工具。她一下子把所有扭蛋、木筷子及沙紙拿到檯上,再把熱熔膠槍開著。

她又拿起蛋殼,仔細的看。

「哎呀, 扭蛋 佢都上左檯喇?」飲筒正爬出紙箱。

「係,佢同筷子都上左去。」鉛筆說後,說把目光向上移,望向檯上。

飲筒腦裡慢慢憶起剛來到工作室的第三個晚上,他和扭蛋的對話。

「你⋯⋯有無諗過搵個方法去知你入面果舊係咩野黎架?」飲筒指著扭蛋問。

「呀⋯⋯咁又無呀。有咩方法呀你?」 扭蛋 問。

「我都無,我只係諗我地黎到呢度,可能好快就俾佢地班人拆散晒,咁就死左,所以想睇下你有無諗下死前去知下自己身世即。」飲筒。

「哦,我無辦法架,以前問鉛筆,佢都無計,我一開殼就死,應該都睇唔到入面係咩野,唉⋯⋯」扭蛋搖頭嘆息。

「有陣時個世界就係咁,你好做既野,會因為好多原因制肘,令你做唔到,你永遠都做唔到,令人無奈。」飲筒慨嘆。

「或者有啲遺憾,先至係人生。」扭蛋低頭。

「你個殼透明架喎,應該有方法睇到!」

「弊在啊,個袋仔係黑色,又有膠紙封住呢。」飲筒回答。

「你答緊邊個呀?」扭蛋問。

「?」飲筒和扭蛋感到一陣涼意⋯⋯

「我喺呢邊,對唔住我比較幼所以難睇到我,希望無嚇親你地。」竹籤說。

「哦,嚇死我⋯⋯你好。」飲筒。

「你頭先話有方法知道我既身世?」扭蛋上前問。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