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生.港我知@呢啲嘢啊

愛迪生,愛立信,愛紋身,愛瑪仕,通通也不相關。愛文生,非英文譯名,名字源於老闆的三子女的名;用子女名字作鋪名,已經「笑聲笑聲,滿載溫馨」。位於南昌深水埗太子三站中間點,石硤尾街與荔枝角道交界;只是這三區帶來人們的印象,已帶來陣陣港風,八九十年代感覺。的的確確,愛文生已很久歷史,是港式風味的象徵—大排檔。

保留了傳統排檔的鐵皮木板攤與開放式廚房,亦進了大鋪,免得食客「蒙古王打仔」(大汗耷細汗),更光猛舒適。外頭鑊氣滿燈,火光紅紅,侍應快手搣單上菜;內裏涼涼地啤兩杯,欣賞著快來快往的侍菜模式,與朋友滔滔不絕,實是交杯起筷的理想場所。這晚友人替我慶生,待我幫菜式都起個吉利的名字吧!

橫財就手: 鐵板黑椒咸豬手

別以為排檔一定吃老菜,黑椒咸豬手吃得多,鐵板上還算第一次看到。見枱枱也叫一只,我們也來贈贈興。鐵板由侍應哥哥搬出嚟一路滋滋滋,一路飆哂煙,嗰吓已經好有架勢,令到在場食客也會紛紛抬頭張望。

黑椒洋蔥汁淋於飯中,咸咸哋嘅肉塊,令人扒多幾口。豬手炆得嫩,骨肉易分開,不吃力,不用侍應幫忙,自己動手更顯風味。加上有備用刀叉,影出來如西餐廳一樣,大排檔X鐵板餐,愛文生見!

金銀都有:金銀蛋莧菜
大排檔多數菜式具鑊氣兼夾熱氣,莧菜夠哂清而且咸皮蛋聚火,忍唔住飲多兩啖湯。份量亦夠哂足,最重要嘅蒜子夠哂,炸到香一香,又唔洗爭嚟夾。

歲接聖旨: 豉椒炒蟶子
嘩!邊有咁大隻咁抵食嘅蟶子㗎?貝殼類煮完會縮是常識吧,竟然都仲有咁大隻,抵食抵食。豉汁夠水準,豆豉香,不會厚粉搞到結遢遢;炒功一流,汁不只掛在表面,深入蟶子內裏。值得表揚是青椒與辣椒:坊間很多豉椒見豉不見椒,紅紅綠綠的椒在此味比例合適。有多啲料頭,令人吮都吮得開心。

金哈滿屋: 富貴黃金蝦
咸蛋味道入哂殼,只嫌蛋量少了些,沒令人過足咸蛋癮。蝦也小小一只的,炸得鬆但有少少過乾。但味道是一流的,只是不好運,沒分到更大隻更多蛋更大碟的。

大雞大利: 鹽水沙薑雞
是冰鮮雞,味道可以,但沒什麼特別的。肥是夠肥,沙薑也調得不錯,只是在愛文生叫雞好像浪費了一味菜的配額。

大智若漁: 漁香茄子煲
用瓦煲上菜,是真正的煲仔菜。由侍應掀蓋,見到煲內熱氣騰出,滾得卜卜作響。茄子沒煮得爛溶溶,具質感而一咬即開。鹹魚粒多到唔洗錢一樣,大大粒好惹味。茄子需吸收大量油份才煮得好,所以汁一定很油。

但無辦法,半軟狀茄子配肉碎鹹魚粒,叫多碗飯吧。矮仔吃矮瓜,正好形容我這個大好茄子之人,去到哪一見此道也耐不住。

牌子老,味道好;由排檔做到上鋪。大碟頭,興志高;啤多兩杯唔方燥。

大概港式老牌食店均有股傲氣:在等位時間看見一名不太禮貌的媽媽級客人明明比我們更早來到,啊姐卻在俾飛我們進內時,輕輕帶過—「佢咁燥,我係唔鍾意俾位佢,由佢等下囉!你地入先啦。(奸笑)」

是鬼馬?是有人情味?還是待客不周?分不清,實是港版「愛登士」家庭才真。

愛文生

深水埗荔枝角道215號 2393 9315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