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內臟@陳嘉惠
吃內臟@陳嘉惠

吃內臟@陳嘉惠

DISH-series-plates-2
Photo: Limited edition series of ceramic plates screen printed with realistic-looking unappetizing fare, created by the NYC-based Patella Bros

 

求學時期乖到無朋友的我放學後總會到父親的小店幫忙,由於我面皮特厚亦總是笑個不停,通常都被安排站在前線面對客人。我們家的店在尖沙咀,亦經常有慕名而來的旅客,那時候我的重要任務就是向外國食客介紹我家的傳統及創作菜式。通常我都會順序把餐牌逐頁介紹,但當等位的人潮從一樓排到落街口,我會轉用秘殺只作推介。其實我挺喜歡向外國人介紹我們潮洲菜式的,他們總是問號問號的畫在臉上。例如小妹很喜歡的豬腳凍,只是豬的腳他們卻很害怕。還有我很喜歡的豬面肉及豬耳,他們總是覺得很 gross (噁心)的,但我最愛的豬腦可還沒出場呢。

外國人也吃內臟

10846184_796307347074858_6320695296903919756_n
Photo: Messages In A Bottle: Mæt Series by Per Johansen

還未發生工業革命前全球皆以農業為主導,當時生活未有豐富物質,而大眾亦普遍較窮,所以大家會較為不浪費。難得有一隻半隻豬、牛、雞上桌,一定物盡其用,所以在大部份國家都有吃內臟的傳統。

foigrascartoon_1
Graphic: Cartoonist Dan Piraro

 

在歐洲,最為人熟悉的內臟佳餚說是鵝肝醬必無異議。其實法國人吃內臟有很長歷史,豬肚和豬大腸也常在傳統菜式出現,而近年各高級餐廳亦多多使用牛骨髓、牛脷、牛肚等食材。各式的牛雜、羊雜也能夠在西班牙或蘇格蘭的菜市場買到。一位年輕的法國朋友曾經這樣說,在法國都是年長的人才接受吃內臟呢。朋友,你太保守了。

B1wqSiyCQAENdnO
Graphic:http://www.foe.co.uk/

 

至於美洲,我們普遍認為美國人不吃內臟,其實這亦是不盡不實的。這可能是大城市快餐飲食文化的影響,令一般大眾認為美國人只吃牛排、雞塊、去骨魚塊等。但美國人會吃的內臟多的是,如牛的腦肚心肝腎舌尾及其他動物的內臟接近20種。南部人更會吃松鼠、浣熊之類。而我亦曾經親眼 … 在電視節目目擊加拿大人吃河狸 (beaver) 的尾巴。

1924248_33911461157_5377_n
8、9年前在亞美尼亞吃的牛腦

 

來到亞洲,多年前在西亞外高加索地區的亞美尼亞(Armenia)也吃過不同內臟及動物頭、腦袋的菜式,賣相很raw,不是人人可以接受。日本更不在話下,燒肉店基本上什麼內臟也有,愛上豬心、牛心也是因為日本的燒肉店呢。最佼佼者的中國,在此不詳談,內臟入饌入藥,吃得日常。

雞腳聯繫中美經濟

toon911_chicken_feet

中美兩國唇齒相依,原來在動物內臟、雞腳交易亦能反映。美國每年約生產7百萬隻雞,本土主要售賣雞肉,如胸肉、腿肉等。雞的頭皮腳則加入消毒劑及其他化學添加劑用來製作快餐炸雞塊。再剩下來的部份,賣去做寵物食品及出口外國,當中包括大量出口至中國包括香港的雞腳及內臟。由於美國的工廠激素雞體型大大,所以巨人碼的大雞腳亦深受中國食家歡迎。所謂人棄我取、各取所需,雞腳外交對兩國都重要。

吃內臟的風險

11-factory-pharm-copy
Graphic:http://bit.ly/1CHjNpZ

 

其實近年我也少吃了內臟及肉類,極大原因是年事漸高至怕三高,加上加工處理、藥物的問題。大家都知道工廠式飼養食用動物、家禽,用的是工業飼料及激素 (可閱讀較早前寫的 雞蛋與高牆最終回),各種有害物質,包括重金屬都積聚於內臟,特別是肝臟。而且內臟膽固醇含量較高,近年只是癮起或外遊才吃點。

還有一些要壯膽才能吃的

grossfood
Photo: Americans Taste Exotic Asian Food, BuzzFeedYellow

 

近年的旅遊節目都樂於拍攝主持人吃蟲蠍蛛,總之愈令人覺得噁心愈好。其實,有些「食物」是需要鼓起勇起才能放進口的。特別對於快餐養大的部份外國人來說,如非一塊無骨肉排的都是可怕的食物。早前便看了一段短片拍下了一些外國人吃新食物的反應,當中包括有雞腳(Chicken Feet)、納豆(Nattō) 、榴槤(Durian)、鴨仔蛋(Balut)及活章魚(Sannakji),他們反應之大,有點誇張。

本人自命勇於嘗試,活章魚、白子、水魚都是我喜愛的食物,但鴨仔蛋、牛歡喜、牛波子這些類型的,還是留給各位勇士吧。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