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盪時代中的遊客@健吾

博客

廣告

早兩次紅衫軍襲泰國和Shut Down Bangkok的時候,我都在曼谷。

在日本唸書的時候,認識了很多泰國朋友,他們現在已經是大學教授、平面設計師、工程師、會計師和日語翻譯。簡言之,中產。
亞洲的中產,大概相似:他們認為這樣的社會運動影響生計,但同時亦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的日程。大學教授朋友都愛看電影,最愛在 Central World 那邊的戲院看那些3D恐怖片。那陣子 Central World 附近集會,車到不了,電影院關門,Zen直頭被大火都燒光光,他們當然覺得有不滿。
但當你問他們,你們支持「民主」嗎?他們都會回答我:「政治我們管不了那麼多,但如果可以給我投票,我也會支持他信/阿披實……」然後侃侃而談,他們對「民主制度」的想法。

對我,這麼的一個遊客而言,看看紅衫軍的集會,看看人,看看他們對外國「記者」的態度:他們相對友善,希望在和平集會中,令他們的訊息帶到外國。很多人希望民主,也同時希望國家發展不要傾斜到某一邊,曼谷不要成為只是給外國人來玩的後花園,樓價不要因為外國人,尤其是越來越富裕的中國人炒高。發展是硬道理,工作可以有多點不同的種類嗎?
當然,我身為一個遊客,夜店照常,按摩院生意依然旺盛。Siam Center 的Central World 去不了嗎?我當然可以去Asoke 的Emporium,那兒也有 Greyhound cafe,可以吃炸雞翼。現在, Terminal 21 有港台客愛去的 Let’s Relax,連在 BTS 站轉 Tuk Tuk的力氣也慳了。不去市中心,還有別的地方可以選。

社會運動,會不會真的影響遊客呢?曼谷的經驗是,shut down bangkok 的那幾個星期,我的朋友依然是每周末都去 DJ station GOD 直落到天明。台灣太陽花學運的時候,Funky G-star Jump 依然長開,和平得我們香港很多媒體工作者、評論人、政黨成員都去自拍打卡呢。香港呢?來香港探我的泰國朋友、日本朋友,不排一小時,依然吃不到添好運。
真正影響遊客的,是氣氛。實際上,如果你在那些地方有朋友,那些朋友還會告訴你,如何在這些大時大節動盪時代,過平常的生活。
怎麼說?
告訴你一個小秘密。有一位很有錢很有錢的朋友,在抗爭時期這廿多天,吃了數次東方文華酒店的 招牌芝士蛋糕加黑加崙子雪糕和他們招牌的海南雞飯。在什麼時候,生活也是照樣的過的,我信。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