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瑞士糖@林一峰
雪山瑞士糖@林一峰

雪山瑞士糖@林一峰

「朋友說這隻狼是我 ……」R 拿起櫥窗裡的毛公仔狼,掀起它的綿羊頭套,把它放在 自己的臉旁邊,露出潔白得有點過分的牙齒。

「那你要花很多努力證明給我看啊,瑞士糖!」我不以為意,繼續在蘇黎世這家古董玩 具店閒逛,從櫥窗玻璃上看到自己的笑容,身後的 R 像個小孩一樣小心翼翼把綿羊頭套重新包在狼頭上;R 有著一貫瑞士人的純樸,帶點天真,我實在很難聯想,這個泛著 粉紅色的臉龐可以怎樣藏著一隻狼;我再看看那隻毛公仔狼,那個裝壞蛋的表情也實在 有點好笑。

瑞士本身是一個很安靜的地方,冬天的瑞士,尤其是剛下完雪的城市,入夜後簡直是郊區一樣,只是沒有蟲鳴,白雪把所有聲音完全吸收;我們在童話一般的舊城區小路裡上上落落,沒有說太多話,偶爾看看對方,暖暖的呼吸變成看得到的水蒸氣,在冷空氣中消散。

「那你覺得我應該接下阿姆斯特丹的工作嗎?」R 誠懇的問,眼睛反映著昏黃街燈。

「29 歲,是時候到外面闖一闖了。」我想起第一次碰到 R,就在香港的酒吧,匆匆一 面,然後在我當時中環的家徹夜長談,到天亮 R 才離開。如果不是 R 決定到東南亞旅 行,看看世界,我們也不會碰上啊,肯踏出去,才會有好事發生。 也就是那一夜,我才會兩個月後跑到瑞士來;匆匆忙忙,我卻一直相信旅行就是一 路不能停下來,直至跟 R 在瑞士相處,我才想想,停下來也不是壞事,起碼可以感受一下雪中的安靜。我飛到瑞士,再到土耳其,然後趕回瑞士跟 R 經歷安靜,從蘇黎世到中部雪山 Andermatt,城市裡消失在空氣中的呼吸,變成雪山旅館窗戶上火熱的水蒸氣;R 甜甜地睡去,我走到窗邊,用手指在蒸氣上畫了兩個火柴人,看著窗外厚厚的積雪。風雪漫天,卻出奇地安靜。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