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國家 ,我才不去! @ Kit Wong
這樣的國家 ,我才不去! @ Kit Wong

這樣的國家 ,我才不去! @ Kit Wong

我們幾個新認識的朋友,說起伊朗……伊朗漂亮,伊朗人好客友善。去過的人總念念不忘,機會來的時候,更會滔滔不絕義無反顧地為它平反。可是來自挪威的攝影師,在一片讚美聲中,忽然橫來這一句:「 這樣的國家 ,我才不去。」

本來興高彩烈的氣氛急凍下來,「人與地方,也講緣分。」在靜默裡,我只能吐出一句。旅行的理由,總很個人。

對伊朗,我總是讚不絕口,然而,我也明白他對伊朗的討厭。伊朗或許不是美國形容的邪惡,可是伊朗政府極權,限制言論自由,容不下異見,據無國界記者的2014年報告(https://rsf.org/index2014/en-index2014.php),伊朗在全球180個國家/地區排名,位列最差的十大,排名173(中國排175、北韓179,比北韓和大陸更差,排名最低包尾的是Eritrea)。

可是世界就是複雜,「只是我們別忘記,政權不等同國家或人民,尤其在極權制度下。政府的卑劣邪惡,與人民更沒有直接關係。說恨,困於淫威下的當地人,其實與你同一陣線……」都說,飯枱上不應談治,我們的茶餘飯後閒談,在彼此默契下,就此打住。

事隔一年,我來到廣島,不情不願的被指派而來。第一天便要遊覽和平紀念公園,看那被炸得支離破碎的百貨公司。在遺址附近,有許多廣島人,擺設小攤,展示原爆後滿目蒼涼的相片,然後數以百計的中小學生,來參觀,來行禮,來送紙鶴。我自少聽長輩說日軍劣行,雖然平日愛遊東京京都,可是卻沒辦法喜歡廣島,許多年前第一次來,我不能接受他們以受害者的姿態展示傷口,在遊客留言冊,留下狠狠的批評。

今次,我不斷告訴自己:政權不等同人民、政權不等同人民,這地方,無疑也是受害者……

延伸閱讀:

廿年遊人幾翻開@Kit Wong

和敬清寂@Kit Wong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