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你的好我懂! 但我看來也是不會選擇再去懂你了!  @健吾
台中你的好我懂! 但我看來也是不會選擇再去懂你了!  @健吾

台中你的好我懂! 但我看來也是不會選擇再去懂你了! @健吾

這陣子,香港人最關心的,大概都只有兩件事:一億元的六合彩,以及如何安排年假,可以放最長的假期。

這種事情,對日本的朋友而言,是一件很難以想像的事。他們都會覺得,如果一個人可以連續十天不在辦公室,而事情都可以沒有任何轉變或影響,這個人大抵都在公司沒有發揮很大的功用了吧?於是,我的朋友都很少想像自己可以在成為社會人之後,去一個十天或以上的長旅行。

基於這種「會社文化」,也有些文化評論人出來說,日本人不往外面走,總是把自己困在自己的世界,對日本將來的發展都不會有什麼好處。因為,他們都以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不知道外面是怎麼樣的。

台中

但對香港人而言,大家都希望多向外面走。只要你星期五的時候去機場走一轉,你就會發現很多人在星期五晚上離開香港,星期日晚回來,要麼就是星期一早上你在桃園機場看一看,六點多七點的飛機,都總是滿客的。大家都希望在台北多待一晚,吃一個晚飯,在星期一早上到機場然後直接回公司。那就名正言順,I go to work by plane.

最近我都在搜尋,究竟有什麼地方可以周末往返也是快樂的。而朋友說,原來台中有一班飛機,是在星期五晚上八時多出發,然後星期一早上/中午可以回港的。一試,就知道什麼快閃的地方,都得要講一點緣份。

事先聲明,航空公司在這次事件上,處理是很好的。只是一切,都是那麼突然,而那麼難以招架而已。

高雄的上空拍到的照片。那一刻我在想,如果不是約了朋友,我想我就會在高雄找個地方睡就算了。

飛機原先是八時四十五分起飛的。可惜,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聽說是香港及廣州的航空管制,結果飛機九點多才來到香港國際機場,然後九點多起飛的時候,就聽到機內的廣播說,原來台中的機場,是有「宵禁」的,所以十點半之後,就不會再讓任何飛機升降。後來,我跟台中機場的地勤姐姐們確認這件事,她們說,是這樣子的。

如果你選擇這一班八時四十分的飛機去台中,那是絕對有可能誤點,而不能在台中降落。機長於是說,他們就安排飛機到桃園。當時,機內的乘客都有點反應,但都好像覺得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因為,有同行的台灣乘客說,他們很怕坐這一班飛機,因為只要稍有誤點,就要到別的機場降落。好了,到飛機將要起飛的時候,機長又再一次在廣播中說,因為他們在桃園找不到舶位的關係,於是飛機就要轉往高雄。

在朝馬的family mart中,我看了這咖啡。這個世界,也有太多事情努力是沒有用的了。

哈哈哈,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在飛機內,我才知道我的飛機要轉飛到什麼地方。就像一輛紅van。

空中服務員都用盡他們的方法令乘客安心,說他們會安排巴士,由高雄把乘客帶到台中為止。大家都應該知道,其實從桃園或高雄去台中,如果是坐高鐵,倒是差不太多的,所以我都沒有什麼大反應。甫下機,我就心知不妙了。一下飛機,已是晚上十一時十分,我已經是快證(多次出入台灣的證件),而且沒有行李需要等,直出到機場大堂的時候,便利商店已關門,賣電話卡的店亦已打烊(這一點我有點不明白,其實電話商其實都知道晚上總會有飛機到達,而那些遊客都其實有機會需要電話卡,為什麼他們會決定十時三十分就關門呢?他們都覺得所有遊客都會有自備的電話卡吧?)。

之前在instagram story 放了這照片,有很多人問我,究竟在台中第一晚,我發生了什麼事。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們了。

那一次,我就是剛巧沒有事先準備好電話卡,而出發前,工作太趕忙,我連行程都沒有安排好。於是,就馬上用機場的wifi 檢查好自己的酒店的位置,然後就被在機場大堂的航空公司職員問我:先生,你要去台中機場,還是去朝馬?因為,我們有兩班不同的旅遊車,會去不同的地方。朝馬?什麼地方?當時,我連朝馬如何寫都不知道。而剛巧坐在我旁邊的那位台灣叔叔就說:「你還是去朝馬吧。朝馬至少是市中心,台中機場,如果沒有人來接你,你連車都打不出去。」

然後,我就坐在一輛由高雄往台中的高速巴士,在沒有網路的狀況下,渡過了三小時(聽說已經算快了)。而途中,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巴士出發前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員還想派水給我們的時候,有一個臉臭得可以殺人的年輕女生說:「你還搞這麼多東西幹嗎?還不開車?」於是那個地勤才施施然的下車,好等旅巴可以出發。

我知道,這些事情,都是沒有辦法處理的。空管不是香港人可以處理的事,誤點也不是航空公司想發生的。但我就是困在一班深夜的夜行巴士。而不知道為什麼,台灣的夜行巴士,總是要給人家看電影,而他們播放的,是一套翻版的DVD,而且那天晚上,我不知道中了什麼彩,他們竟然播放《侏羅紀公園》。一套一堆人被困在一個封密的環境,等待天亮就會好的故事。

真的需要這樣子嗎?

好了,到了朝馬,我照舊是沒有手機網路,而在台中,計程車不多,幸好在那兒的計程車司機人都很好,用無線電說朝馬轉運站那邊需要很多車子,我就跟一對同樣是香港來,同樣是住逢甲商圈附近的男女分了一輛計程車。到達酒店,已是晚上三時三十五分。

如果你認為,你真的想去台灣快閃,你還是不要去台中好了。由八點開始在機場的等待,到晚上三時三十分才到達酒店,而中途還要迫你看恐怖恐龍電影的故事,理應沒有太多人會有興趣經歷的。台中的東西是好吃的,人也是好的,環境也是不錯的。但對不起,只是這航班,已足夠令我覺得台中不會是快閃旅行的地方。

你看到我如何一臉厭世了吧?

延伸閱讀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