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要看清談節目? @健吾
為甚麼我要看清談節目? @健吾

為甚麼我要看清談節目? @健吾

朋友都說,過年的時候去日本玩。我就真的沒有太多的感覺。因為,我們都知道過年的時候很多食店都不再做生意。除了去搶福袋、初日拜拜、探朋友外,其實在新年的時候,最好的,就是看電視。
為甚麼呢?

日本朋友都說,在新年的時候,他們都會回鄉探親(所以有些日本女人都會希望自己將來嫁的丈夫,是父母雙亡,沒有「外家」要回的。不是說她們很不想照顧或應酬長輩,而是她們可以有自由選擇如何使用自己年末年始的時間),而回鄉做的事,大抵都是看電視,吃東西,要孫子跟長輩玩樂。所以,電視台都得要做很多特別節目,去滿足這一群平日不太看電視的族群。

反觀香港或是台灣,不少電視製作人都告訴我,他們都不會做「新節目」,反正大家都覺得,在新年的時候,重播節目也好,賀年節目也好,都只是配襯麻將大戰的背景聲音。而對香港的觀眾來說,只要電視重播《家有囍事》或是《嚦咕嚦咕新年財》,似乎大家都覺得可以很安樂的把時間殺掉。

早陣子,終於都把所有稿子趕好,把903的小事回顧都做完,我才有兩天假期,幾乎把日本的新年節目都看一遍。好幾個節目,也真的令我覺得歎為觀止。先不要說《女王的教室》的天海祐希,跟《逃避可恥但有用》的百合阿姨石田百合子這兩年都有做的特番(即不定期節目)snack 曙橋中,平白無事的跟一些藝人雜談,聊他們喝酒的失敗談,聊新年的希望,聊事業的有趣事,這些talk show,都是需要大量有趣的人提供有趣的故事,方可以成功的。在那個節目中,我看到二人唱歌,還有福山雅治翻唱玉置浩二的名作田園:

這些豪華的內容,才配是新年的嗎?

這節目我看得舒服,是因為一切看起來好像很自然,但一切都是設計。石田百合子做「副媽媽」,負責煮菜及調酒給客人,給人家倒酒的時候,都一定會倒錯的。為L松山研一倒啤酒的時候,最正常的倒法,是 4/5係黃色的酒,1/5是白色的泡。但給松山的那杯啤酒,1/3是泡,大家都覺得是「失敗」了,但為了石田百合子的面子,大家都說盡好話,說「泡」是好喝的。那一刻,身為觀眾的我,實在覺得很治癒。新年的時候,大家都會有機會吃到一些親戚做的東西,也許都不特別好吃,但為了報答別人的心意而要說一點善意的謊言,才會令場面好看吧?

清談節目

這個snack 清談節目後,之後又出現另一個清談節目,是由福山雅治主理的「utafukuyama」,直譯就是「福山的歌」。這個清談節目的名單,也實在太可怕:天海祐希、石田ゆり子 、蒼井優、福山雅治、Lily Franky、秋元康、野田秀樹、小室哲哉、浦沢直樹、蜷川実花、ヒャダイン、三沢またろう。大家都在聊「創作的方法」,最後還即興作出一首有趣的歌。秋元康寫了48系列的所有歌詞,自己擁有寫詞的技術,也不一定可以傳達出來。但這節目,就是可以令觀眾感受到,創作人有甚麼方法,有甚麼能力,才可以做出好的作品。

我只是隔著電視,都覺得自己學到了一點東西。就算將來不會寫詞,但所有有機會做創作人的人,都應該看看這檔特番的力量。

這陣子,香港朋友說,不是不想看本土的製作,但在晚上打開香港製作的電視,不論是港台的新的舊的電視台,都是做talk show。而在聊天的人,都好像沒有做出過甚麼令人覺得很有趣或很石破天驚的事,令人覺得非要聽他們說話不可。轉個頭,大家又回去看日劇或netflix了。要支持本土製作,不可以也不能夠老是靠同情牌的。時間花了,沒有被娛樂、沒有學到甚麼東西,那我為甚麼要花這些時間?

延伸閱讀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