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情人 @健吾
出租情人 @健吾

出租情人 @健吾

你知道嗎?在日本,唸大學是很貴的。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考到公立大學。關東地區的公立大學,有名的,就是東京大學,或是御茶之水女子大學,之後就到我畢業那家在茨城縣鄉下的筑波大學了。如果要留在東京生活,唸書,私立大學似乎就成為了大家的選擇。

但有名你叫,私立大學,就是私立,就是商業世界。唸一年要幾錢呢?舉一個例子,早稻田大學的商學院,一年學費就大概要120萬日圓左右(約8.3萬港元)。如果是首年入學,再加入學費20萬日圓。即是140萬左右(約9.67萬港元)。如果你要唸醫學部,收費就會更貴,由300萬到500萬日圓不等。體操非常有名的順天堂大學的醫學部,就大概要到300萬日圓。

好了,問題來了。教育,本來就是一種向上流動的手段,如果有名大學的學費那麼貴,窮人又如何向上流動呢?根據最近的調查數字,日本的「家庭年均收入」,其實不算高。所謂的「中產以上家庭」,年收入大概是800萬日圓(約55萬港元,大概是一個大律師的收入左右吧?香港其實不少人也有這個收入),連同資產約2,000萬日圓。而這種「中產以上」的「有錢人」,已佔日本工作人口的約20%。而低收入階層呢?就是年薪300萬以下(約21萬港元),同時亦佔日本全體工作人口約20%。

年薪300萬的家庭,又如何可以為孩子交100萬的私立大學學費?

在日本,即使你成績很好,所謂的「獎學金」制度,都是要償的。比方說,有所謂「新聞獎學金」,受賞的學生除了成績要好,早上也要幫忙在社區內派早報。所以,即是打工。在日劇《深夜食堂》就有一集,點雞蛋三明治的那個大學生,就會在派完早報之後,去找店長吃一個雞蛋三明治。而在日本打工,雖然工錢都會比在香港多,做麥當勞之類的速食店,時薪都有1,000到1,200日圓左右(約83港元)。但當你又要上課又要做功課又要跟朋友交流,可以打工的時間,其實根本不多。一個月,一星期上3天班,一天3至4小時,都只是6至8萬日圓左右。在東京連基本的房租也付不起,那怎麼辦呢?

最近,日本的城市都出現很多「大學生」當上「夜間兼職」的行業。近日日本電視台的《松子會議》就採訪了關東地區的「男公關運動會」,當中不少是有名大學男子大生,有些更有「甲子園」(即日本高中棒球大賽)的出賽經驗。這些人要讀大學,是沒問題的。但因為錢,他們成為了男公關。作家中村淳彦就寫了一本賣得算可以的書,叫《女子大生的風俗娘》。中村指,80年代出現「女大學生」為「賣點」的性工作者,其實不是新鮮事。但在2010年代後,人數卻愈來愈多。

下海的,大家各有前因,也不過是為錢。有人因為雙親有急病,需要「介護」(在家照料),而她又不想在年輕的日子,生活只有照顧年邁的雙親,所以選擇上大學,而上大學要錢。當要賺上大學的錢,卻又要照顧老父母,打工的時間就不會多。因此,這個女子大生就選擇做時薪最高的「工作」,性工作。而男生呢?大多都是為了賺學費,以及不想畢業之後要背上學債,就在自己未當上社會人之前,當男公關或是男性工作者。相對速食店一小時1,000日圓時薪,在東京當男公關,如果一星期上三至四天班,生意不俗,一小時就有機會得到3萬到5萬日圓不等。而如果當性工作者,高檔一線的,女生有機會得到時薪3萬日圓。但男生就比較便宜,一小時大抵是1萬到1.5萬日圓左右吧。

說到這兒,你也許會問,有樣子有身材的(男生還要有大鳥吧?),大概就可以做這樣的工作,那沒有的呢?我不知道了。當我看到網上有些人說,好看的人「不是有著數」的時候,我倒想狠狠的告訴他們,你們一方面在利用自己的外形在這個社會得到好處之餘,還要佔了便宜又賣乖說其實自己也很努力甚麼的,面對這些人,我罵他們也嫌花力氣。

出租情人預告:

延伸閱讀: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