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談甚麼禮貌?哈哈哈。有現眼報就好 @健吾
還談甚麼禮貌?哈哈哈。有現眼報就好 @健吾

還談甚麼禮貌?哈哈哈。有現眼報就好 @健吾

禮儀這回事重要嗎?
網上流傳,有澳門人到樂天網站訂酒店,遭酒店當局極不禮貌的對待,用英語直指:Foreigners are impossible。外國人は不可能です。Please find another hotel.

面對2020年東京要召開奧運會,這就是日本酒店界對外國人的態度嗎?這個問題,非常有趣。


這家叫Oyado夢の屋的店,這樣子的對應,簡而言之,就是活生生的種族歧視,只做日本人的生意。在2017 年的日本出現這樣子的言論,實在太令人覺得奇怪。後來,那位被Oyado 這家大牌店無禮對待的客人,於電郵表示,如果你不想做外國人生意,那就把樂天網站上的英語留言鏟走。你不接待日本人以外的人,那為甚麼要有英語留言呢?
店家收到電郵之後,知道發言者會日語,竟然開始「有禮貌」起來,說那些留言是很多年前的事之類的。之後,又說因為過去的時間,中華圈的人去他們店的時候,為他們帶來很多麻煩,所以就說,以後不接待外國人。

這種活生生的種族歧視,你又可以如何面對呢?
過去幾年,我在不同的平台也說過所謂中華圈的「奧客」問題。每次寫的時候,都有香港人走出來跟我說:「為甚麼我要唱衰香港人?」
現在現世報了。
去旅行的時候,也許大家太放鬆,大家都覺得「花錢去玩嘛,就得要開開心心」。大家都是來食買玩。有一次,聽朋友說,他們看香港的日本旅遊節目,有一些「自詡很會享受生活」的主持人,就在鏡頭面前,侃侃而談他們的溫泉旅館經驗。有一個主持人說,他們很喜歡去一家旅館,因為那家旅館的鮑魚做得很出色。而每次來的時候,不是刺身,就是酒煮。但他們來多了,又覺得悶了。就說,可不可以叫店家,用牛油鐵板煎。但店家說,這樣子不好,這樣子不是鮑魚最好的狀態。但那個狀若識飲識食的主持人就很堅持,結果店家也做給他們這些「有要求」的客人。主持人也大為感歎,覺得日本人令客人「賓至如歸」的力量(おもてなし/hosptiality)非常厲害。

我聽著電視主持人的說詞,我在想別的事情。究竟我們去一家店,應該用甚麼態度呢?
有時候,我去日本食店的時候,我不會對店家有太多的意見。因為,我相信日本的店家,總會對自己的出品有一丁點的尊重,至少他端出來給我吃的東西,如果不是光為了果腹,我相信就算是一碗一千日圓的拉麵,都是店家覺得最好的東西才拿出來。如果他做的東西,不是好貨色,那市場會給他們教訓。

如果市場給他們很大的支持,如最近很流行的甚麼「SNS映」系的食店,我就不太認同,但市場愛這些相機先吃或更好吃的東西,那是市場的決定。我有別的選擇就好。所以,很多時候我都會放棄向店家要求,要怎麼樣怎麼樣。因為,我當客人的時候,大概都只是交出自己的感官予店家給我刺激。這樣子向溫泉旅館要求改變料理的製作方式,會不會令店家覺得香港人就是一些表面好像很有要求,但其實對食材不甚了解又意見多多的人呢?那是不是奧客呢?

樂天網站上,我看見很多店,都有英語的留言。那代表,這些店都願意接外國人生意呢?現在這樣子沒禮貌的拒絕「外國人」,說「外國人是不可能」的酒店,究竟經歷過甚麼呢?而為甚麼我們這些懷著期望想著散心的香港或澳門人,會被歸類為「會帶給他們麻煩的中華圈客人」呢?


在東京逛街的時候,朋友都愛看超市,愛看水果。最近,不知道為甚麼,總是在水果和蔬菜一欄中,聽到很多廣東話。而更有趣的是,香港人不知道是「知識太多」或是「意識太強」,他們總是覺得,在電視中說的「那些桃很多汁很甜」,就是好吃的「唯一標準」,於是他們很習慣要把桃擠擠搓搓,才會去吃。結果,伊勢丹百貨的超市就有中英雙語的標記,指「這些桃是硬身的」和「不准用手碰」。為甚麼會這樣?這些伊勢丹百貨店內,從福島來的桃,是我吃過品種和質地最好吃的桃。肉比其他縣份的硬,而且汁多香甜。一般而言,在香港吃到的日本桃都是過熟的。福島那個,熟度和糖度都是最上乘的,所以有點硬也可以賣。

香港人看到那些桃,應該都不會有甚麼興趣。但我吃過真的很不錯,香港人不吃,也是好的。他們別跟我搶。世界上,我想都很少有地方像香港人一樣:人這麼多,住得這麼擠,也有這麼多資訊,所以他們都太有意見了吧?他們去旅行的時候,都要仿照電視旅遊節目那些人一樣做嗎?但回過神來,一想,人看太多情色電影,就覺得自己的性生活跟電影中的主角不一樣,就是「力有不逮」,不可笑嗎?
延伸閱讀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