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旅客其實很簡單 @健吾
有些旅客其實很簡單 @健吾

有些旅客其實很簡單 @健吾

原來這樣子就可以了?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表態」,但我真的覺得香港人,某程度上都很愛香港的。

在網絡上談一點關於「香港」的事情的時候,總有一些人覺得你在「醜化」香港。我老是覺得很奇怪,香港如果不醜,你怎麼說都很難說得她醜。事實上,你去周末的機場一看,就覺得不少香港人根本不想自己的周末在香港過。新中產的遊戲是這樣的:星期五的晚上收工就到機場,去一個短trip。周末的台北、曼谷和東京,都是大家的「放風」位。在香港的時候,就盡量過一個「相對節儉」的生活,把錢留在外國花。

在香港有甚麼美食?那是給看《新假期》的網友去的、給小孩去的。中產會覺得去擠那些網上很有名的店,是「沒有型」的事。我就是要去外國才會吃那些在網絡很流行的東西。

你談香港不夠好的時候,總有些人會跳出來跟你說:「你梗係覺得香港咩都唔好,日本咩都好啦!」那個「咩」字,是那些不閱讀、不理解、不禮貌的人硬塞給我的。像早陣子,我的日本朋友要來香港,問我有甚麼地方好去。我說,都是飲飲食食,玩的地方不多。結果,拋磚引玉,引來很多留言:

唔……這就是大家想要的?
唔……這就是大家想要的?

 

只要有心,所有事情都可以很好。對某些日本朋友來說,大x樂也是好吃。
真的?哈哈。

 

原來只是那個曲奇?不是吧?對,就是。有些人要的東西,其實很簡單。有朋友特意要買「奇x」的熊貓曲奇呢!

 

結果,那些小孩去了甚麼地方呢?
一、飲茶。他們要去地道的,總之平常的茶樓就好。
二、女人街,他們覺得那些在晚上不見了的排檔,在一個早上就生出來,很神奇。而且,原來女人街的sales,好像每一個都會說日語。
三、想看「香港秋葉原」,結果朋友帶了他們去信和中心和兆萬中心。他們說,有很多都沒有在日本見過。
四、最後朋友帶他們去了大_樂吃早餐,說非常好吃,那件代替多士的蘿蔔糕,非常後現代。話要一吃再吃。
五、而比較有錢的日本朋友,就去了富聲,要堅持吃「叉燒」。說這家店很有名云云。
最後,還是甚麼?

還不過是飲飲食食?
旅行,不過是在可想像的範圍,接受一點「異國風情」的體會。本地人覺得很好玩的事情,對遊客而言,也許甚麼也不是吧?

延伸閱讀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