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輸入男優: 藤岡靛 @健吾
逆輸入男優: 藤岡靛 @健吾

逆輸入男優: 藤岡靛 @健吾

因為《結婚》這部電影,在日本被視為「逆輸入男優」的 藤岡靛 又在日本的電視節目中,大聊特聊他的「香港貧困記」。

藤岡靛
他那時候做DJ還是靠Tips生存嗎?

 

洗澡的時候,連廁所都可以順道洗好。

洗澡的時候,連廁所都可以順道洗好。

40000日元……
40,000日圓……

 

2500有廚廁的板間房,2017年還有嗎?
$2,500有廚廁的板間房,2017年還有嗎?

原來,藤岡靛在香港幾年,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生活,租的是只有四張榻榻米那麼大的套房,連廚廁2,500港元。藤岡說,在香港的時候很辛苦,因為沒有太多工作。

因為廁浴合一,空間太小(像每一個住工廈板間房的人都知道),藤岡每次洗澡的時候,總是會順道洗完廁所。看着一個像監獄一樣的鐵窗,他不想回望過去。外人看起來像很有「希望」的藝能界,不外如是。十年前,藤岡拍《勞斯萊斯》的MV,租一個套房可以是2,500元。十年後,一個套房2,500應該不太可能了吧。在節目中訪問藤岡的Tokio 成員國分太一就嘗試用「有希望」的結尾包裝,問藤岡:「那時候雖然窮,都捱得很開心吧?」藤岡就即時反駁說:「不,每天都在想,自己在做甚麼。甚麼時候這樣的日子才會完結。」

在同一個節目訪問藤岡的Tokio成員都說,香港物價太貴。我看着電視,只想說:對,香港物價太貴。貴到一個地步,是不應該再有日本人來發展。因為來了,都會被政府認為他沒有「工作簽證」,打黑工。要不,就是錯跟一些與騙子沒兩樣的經紀人,最後都沒有安排甚麼工作,敗走而回。

藤岡靛有甚麼魅力呢?聽說,很多日本女人都很愛他這種類型的男優,像藤木直人這種高大、有型,做戲好看的人。加上他又有音樂活動,有點像十年前的福山雅治。但另一邊廂,又有些人覺得,他太早把自己的「經歷」全賣出來了。在福島出生,之後到了美國,然後到了香港,再去了台灣,然後去了印尼。遇上現在的太太,是印尼華裔女子,最近生了一對龍鳳胎,還有一個已經20歲的繼子。

爆紅後,被八卦雜誌爆出來的料,唯一可以回應的方法,就只是一誠足以消萬偽。承認、接受,說自己視那位年屆二十的繼子如己出。而孩子們和母親,就在雅加達繼續生活,自己就像很多日本人一樣,要「單身赴任」(即是自己一個人去工作的地點上班,把孩子和太太留在他們想居住的地方)。藤岡上節目的「話題」,其實不多,只要走一轉宣傳,上一圈的綜藝節目,已發現他在不同的節目聊的話題,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至於角色上的突破,最近宣傳的電影《結婚》,演一個「結婚欺詐師」如何用盡甜言蜜語去「以結婚之名欺騙女人的情感及金錢」。但始終,他好像仍在起步階段,《阿淺來了》是令不少太太們看到他,《請愛上這個沒用的我》做咖啡店的老闆戲也好像不特別在他身上,現在又回到NHK做奇幻劇了。

藤岡將來會如何走呢?也許,首先就要想想,在綜藝節目可以聊甚麼了。至少,在這幾次的談話節目中,我已經聽過不下五次,他以前如何在亞洲流浪,加入過甚麼角色,會說幾種語言(中文兩款,普通話、廣東話/英語/日語/印尼語),家庭有甚麼成員,家人在甚麼地方,對「越南牛肉粉」有多熱愛,他最愛美國西岸的越南移民做的越南牛肉河粉等等。再回顧自己的人生,不是沒有意義,只是已看了太多次。不能在談話節目中娛樂大家/滿足主持人或製作人員的男優,做的作品就很難打宣傳。這樣子,會令他以後的工作,需要更多的「宣傳招式」了!

延伸閱讀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