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日本諒解備忘錄 日本電影《 一週的朋友 。》@紅眼
失憶日本諒解備忘錄 日本電影《 一週的朋友 。》@紅眼

失憶日本諒解備忘錄 日本電影《 一週的朋友 。》@紅眼

暴露年齡但冇所謂,《 一週的朋友。 》很難讓我不想起謝霆鋒當年那首〈如果只得一星期〉。改編自葉月抹茶的漫畫,女主角藤宮香織(川口春奈飾)患上怪病,記憶力只有1星期,每個星期一就會自行boot機,忘掉班上的所有同學。對她一見鍾情的暖男長谷祐樹(山崎賢人飾)想到1個又蠢又浪漫的方法,就是跟香織交換日記,發生過的事情都寫在紙上,雖然暖男不用心讀書,文筆實在頗差,但至少可以讓她重新記得自己。

撰文:紅眼 | 拍攝:電影《一週的朋友。》、《告白》、《山田孝之的康城電影節》電視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失憶日本諒解備忘錄

交換日記相信是不少初戀情侶之間出現過的秘密,也很可能是初戀限定的,始終要說真話,而且全無隱瞞才有意義。後來大家長大了,人複雜了,下筆時無論如何都有篩選。某才子作家曾假借交換日記之名出書,其實鋪在書店豬肉檯上,就像facebook和Instagram的即時動態,或是以前寫blog年代的Xanga,預了別人會看,噢應該說,為了讓別人看,又有幾多成是真心話?由於是赤裸和坦率的自白,都一定跟劇中女主角一樣,怕人知道而隨身帶着,偶然發現遺漏在教室抽屜就會嚇到想哭,不顧一切跑回去。

一週的朋友
《一週的朋友。》官方圖

如果我中學時那本交換日記有一直寫到今日,應該已經厚過1套金庸小說集。其實當年何止交換日記,上課下課,人生大半都在校園度過,哪有這麼多內容可寫?結果日記上都花了不少篇幅,好像想要交換整個日本。那時小畑健還在畫《棋魂》,《One Piece》才開始連載不久,廉航未流行東京之旅都不是父母隨便會做的事,在中學生的世界,去旺角信和1趟已經等於去了日本,新出的漫畫和動畫、剛認識的日本歌手以至買到1本日文雜誌,都是可以寫進日記裏的瑣事。有人說3年1個代溝,出來社會工作,就經常懷念這段初戀時光的美好,與年輕幾歲的女同事們,代溝隔了一片海,去了韓國。她們說的韓國男團女團,大部分我都不認識;看着東海堂廣告牌的小嶋陽菜,從AKB48說到Morning娘,她們卻覺得不可思議。好像所有關於日本的事,不過幾年,就從交換日記上的話題,變成發了霉的零食,冇人想碰。

214d756df75a001f90fcd817310e3fdf
《告白》宣傳海報

日本文化和電影在香港確實死了幾年,就在《告白》紅過一陣之後,像是打過1支強心針但效力極短,死象更加明顯。電影不但要讓路荷里活大片,甚至不時墊中港合拍爛片的底,總是低低調調的上,迅速下檔。有時去看試片(難得還會上映的話),電影公司都很明顯灰機,一來觀眾不捧場,不成氣候,難爭好檔期,二來延期遷就,其實日本那邊落畫不久,就已經有網上字幕組發片,要看的那一群早就看了,不能同步上映幾乎下場慘淡。倒是去年開始風氣有所改變,幾乎以為自己去了平行時空,公司的中女剩女熟女居然不再說孔劉,而是說新垣結衣和「逃恥」。很多年沒有在1個如此pop的地方聽到關於日本但不是美食的話題。

p.txt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截圖

隨着日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和電影《你的名字》在香港成為熱話,聽聞連學日文的年輕人都有直線上升趨勢。日本風回春,帶挈到像《一週的朋友。》這樣的小品校園愛情片,都有機會上畫曝光。不過,雖然算是日本迷,平心而講,相對於主要競爭對手韓國,日本電影產業確實有其致命傷。不止是韓流效應,韓國電影發展得極快,印象中是從幾年前的《逆權大狀》開始,到近期的《屍殺列車》和《下女誘罪》,電影本身質素讓人驚艷,而最重要是它展現到韓國電影能夠拍攝到如此規模的作品。首先,日本未必拍到《屍殺列車》這種接近荷里活級數的製作,提起日本的科幻片、特技片,都未有成功例子,像《進擊的巨人》雷聲大雨點小,結果拍得極為不堪。然而,規模不夠國際級都不是最大的問題,早前日本演員山田孝之拍了部偽紀錄片日劇《山田孝之的康城電影節》,就探討過日本電影的現況。導演山下敦弘當真在劇中問了幾個參與電影節的專家:「為什麼我的電影入不到康城?」對談中,道出了日本電影文化的深層問題,在於業界都着重於類同事情的細節刻畫,而較少在宏觀題材上有突破。簡單來說,就是不太敢於嘗試難以歸類的作品。這番批評無疑是山下敦弘自嘲式狠狠的自插一刀,因為講到日本最大路的,以青春校園為題材的類型片,山下敦弘當年的代表作《琳達!琳達!》就是其一。

20161208-2
《山田孝之的康城電影節》宣傳圖
20170411202750_0_image07
《一週的朋友。》官方圖

宏觀題材上難有突破,在日本青春校園片是時常出現的問題,《一週的朋友。》尚有間歇性失憶這個獨特的人設,牽扯出來的故事都算中規中矩,但失敗作歷年着實不少,不止情節,有時片名都撞到七彩。例如《閃爍的愛情》和《閃爍的青春》其實是兩部不同的電影,卡士真的不差,但結果都要上網查一查,才記得前者是福士蒼汰和有村架純主演,後者是本田翼和東出昌大。單獨來看,日本的校園戀愛片是有其青春、熱血與傻勁交織而來的魅力,但這種魅力並不獨特,反而似日本拉麵店售賣機的固定套餐,任君選擇但其實來來去去都是那些。在車站撞到心儀的對象是常識吧,圖書館偶遇然後因為借書證而知道對方名字,在對方的鞋櫃放置信物(一直都不明白為何冇鎖),放學後在天台見面,在學校門前那條上坡路同行,交換便當、交換日記、籃球部、轉校生,而到了最後,校園祭一定要告白。不走過這些路,好像就不曾青春過,以上都是《一週的朋友。》的情節,但同時也是《琳達!琳達!》、《閃爍的愛情》、《閃爍的青春》等等等等都出現過的情節。就好像大家年輕時都以為自己經歷過獨一無二的初戀故事,但青春本身就充滿套路,長大之後才會發現,每間學校的佈局都是一式一樣,每個人都為似曾相識等事情刻骨銘心過。

20161013-5

但最後,你還是會因為電影的青春火花而感動,常人的記憶力當然不止1個星期,但其實也沒有長久太多。當類似的電影畫面在眼前閃過,你就像1條金魚,自行reboot類似的回憶。

作者小檔案:紅眼

12377571_605888706234135_2301407797667227119_o

小說家,媒體人,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小說集《極短篇:青春一晌》、《紙烏鴉》、《獅人鳳》。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