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不是長不大,只是看透? @健吾
男孩不是長不大,只是看透? @健吾

男孩不是長不大,只是看透? @健吾

當看《東京白日夢娘》的時候,Key曾經拒絕過倫子,當中的原因,是因為倫子應該有跟她的姊妹們聊過,她們曾經親密過的事。
「你以為男人真的看不穿女人的把戲嗎?」我的學生真治君對我說。

他說,在日本生活了三、四年,跟一些日本女生交往,他說很多男人早就看穿了那些日本女人的戲碼。
Screen Shot 2017-05-15 at 16.20.53

甚麼戲碼?
「沒甚麼的。有些人會覺得自己可以演一個很女生的女生。如跟她們一起吃飯的時候會穿着打扮,會懂得很巧妙地用一些技巧,扮懂得分沙拉,之後就可以得到男生的『目光』。事實上,你應該很清楚知道,男生都見過很多這樣子的日本女生。只有外國人會覺得『日本女人為了男人做這麼多事』,是特別或是受打壓的。對他們而言,女人要得到自己未來有保障的生活,她們就得要做一些事情。」真治說。
真治也在日本大概五年,唸大學到現在在日本工作,一直都有機會跟一些日本女生交往。他說,現在的日本女生,都沒有很「平權」。

「她們其實很清楚。到了30歲沒有結婚的女人,只會成為男人的『愛人』(即是情婦)或是不倫的對象。很多時候大家都說,想找到幸福。而所謂的幸福,其實就是一個肯跟自己結婚和生孩子的男人。那個男人愛你或是你也愛他,當然最好,但如果沒有,自己漸漸都變老了,就沒有選擇了。」
東京タラレバ娘 01

你說情況真的有那麼壞嗎?我都認識一些獨身生涯的女人,都是不錯的。
「也是的。但一個人生活和兩個人生活是不同的。女人都很清楚知道,一個職場是否需要女人。而他們需要的女人只是年輕好看的女人。比方說,她們會束頭髮、會化妝,都是一些必須的技能。與其說好看的女生在社會上有利,倒不如說如果你是一個不好看的女生,在日本會何等的痛苦。」

也對的。早陣子看了一個電視節目,做法倒是簡單的,不「出樣貌」的街訪。大概是訪問一些男生的「真心話」。有些男生都會說「那種『醜女』可以在飲宴的時候不會分沙拉?」對不好看的女生,就要有一點「照顧人的能力」,就正如老派的香港人會想像,一個老師會跟一個護士結婚,護士想要的都只是有一個穩定收入的男人,而男人找的,都只是一個萬一有甚麼意外危疾可以照顧他的人。
「你知道嗎?港女現實,她說出來。日本妹現實起來,都可以好現實。」真治說:「我在大學的時候有在一家日本人搞的初創企業打工(startup),他們叫自己做初創,但做的事情就跟日本傳統企業一樣。雖說要留學生的知識或是經驗,但當你說你想像的事情的時候就對你說『我所理解的不是這樣子』。那當初為甚麼要跟我們說需要我們的知識呢?原來,說到底都只是做一個簡單的門面,然後等大集團收購。」

很正常,做生意是這樣的。你真的以為日本每一個人做生意都是忠的嗎?你有跟他們交往過就知味道了。哈哈哈。

「對啊,之後他就賣了給某一個電訊大集團。」真治說:「而我就轉工了,沒有在他們那家公司就職。在我轉工之後,我跟人家說我有工作,我將會入xxx(一家冒頭不錯,辦公室在六本木,是一家被日本人視為將來有希望的公司),那些女生的眼光和語氣,可以一瞬間變得不同。」
哈哈哈。當然啦,你找老婆,她找飯票。那是一種集體性的社會壓力。
「那種嘴臉,我真的覺得很厲害。」真治喝了三杯high ball之後,甚麼都說了。一些本來不能跟日本人說的東西,都說了出來。

女人演一個角色,做一個她們覺得合理和合競爭力的女人。在香港,女人也許不結婚或是婚後工作也普通平常,就自然可以真性情一點。即使你看穿女人會是這樣子,但她們都是沒有辦法的。因為大家都知道,面對社會建構的壓力和情勢,沒有個體能着力改變的。
延伸閱讀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