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這麼的一個「 兵 」。 @健吾
如此這麼的一個「 兵 」。 @健吾

如此這麼的一個「 兵 」。 @健吾

如此這麼一個「 兵 」

聽我的學生說,他們都知道甚麼叫「 兵 」和「娘娘」。簡言之,在校園出現的男女關係,娘娘就是女生,而兵就是男生。只要是男生為女生做事,女生會以「自己因為感覺好像被追求」而接受某些好意。而男生又會下意識的覺得,因為女生有點事情想要、想做,所以他可以付出,都叫做跟那個女生有點「接觸」。於是就會沉迷下去。

如此這麼的一個「 兵 」。 @健吾

兵
做兵的人以為自己在做兵=愛着一個人。
Screen Shot 2017-05-03 at 10.09.41

做娘娘的人大概會覺得,兵是「不重要的人」。
最近在看日本的《真的嗎!驚奇電視》的時候,名主持明石家森馬就跟一眾「文化人」及「教授」討論,「在愛情中不斷付出的一方」這種不對等關係,有甚麼不妥。簡言之,套用在香港或華文世界的語境,你當了兵,你就以為自己戀愛了。根據心理學家植木理惠的說法,當兵和做娘娘,都是某程度上欺騙自己。做兵的會覺得自己為對方做事,就是「愛」,愈做得多,而對方對你愈差,你就覺得自己是「真的在愛着一個人」。而做娘娘的,就會覺得「常常為自己做事的人,都不是甚麼很『重要』的人」。心理學家認為,不論是做兵抑或做娘娘,都會變得很不健康。因為一個一廂情願,一個會太習慣人家對自己好,到了以後沒有人再做兵(簡言之,就是年老色衰)的時候,大家都知道娘娘就以為自己永遠都是娘娘,甚至榮升皇后,甚麼都看不上眼,最後就只好一個人走下去。

為甚麼在戀愛中,一定有一個人以為自己付出多一點,就會叫做「愛多一點」呢?以模仿前 AKB主將前田敦子走紅的女藝人 Kintaro最近成婚了,跟一個電視節目製作人員。兩人合租一個單位,但Kintaro 對付丈夫的方法,令很多女人都瞠目結舌。原來,Kintaro需要從手機檢視丈夫手機的 GPS 衛星導航定位,如果她發現丈夫手機出現的位置跟他說的位置不一樣,就會打電話去問丈夫究竟去了甚麼地方。這種「追蹤丈夫」的行為,令很多男人害怕,也令很多女人驚訝。即使,你有想像過在丈夫的手機中加入GPS ,也不會一天到晚的去追尋丈夫的「行蹤」吧?Kintaro的解釋是:「因為從小跟男生交往的時候,總是在交往到一半的時候就被『野貓』把男朋友叼走了。現在終於可以找到,捉緊了自己的幸福(即可以成功結婚),我真的不可以再讓其他女人搶走他。」而Kintaro當然會做一些「所謂維持兩人情趣」的事,如煮飯、穿有趣性感的圍裙,但礙於樣貌及身材的問題,大概異性戀的男人只會覺得「她在努力維持關係」,而不是提升至「對這個穿着性感圍裙的女人有性慾」的狀態。

在電視旁邊,我當然是清醒的,電視節目嘛,當然是做效果。一個人真的要一天打三次電話去問丈夫身在何處嗎?日本女人不是會覺得自己如此太「麻煩」,會影響到丈夫嗎?影響到丈夫工作,不是很不「正常」嗎?再者,如果在戀愛中,有一個人總是盡力的去對另一個人好,盡力做的人就以為自己做兵做得那麼用心用力所以在愛他,而做娘娘的就覺得他對我盡心盡力所以是一個「沒甚麼大不了的人」,那甚麼叫追求?甚麼叫示好?是不是所有人都不會因為一個人對第二個人「示好」,就會接受?

我父母認識的時候,比較簡單,有一個男生對另一個女生好,女生覺得男生有點工作能力,可以帶她改變生活環境,就可以結婚。結婚了,大家即使一天到晚在吵在罵,但最後都沒有離婚。因為大家都知道,離婚的成本很高。現在呢?即使你花光力氣對人好,你提供不了千億新抱的package,沒有干德道的大宅,你都是「不夠好」。做兵?不了。因為你知道,做兵的結果,就只有死路一條。在情路乖乖的死心,更明白人的天性,面對現實,就花時間打一下機做一下數獨好了。

延伸閱讀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