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他們都在編織愛的時候 @健吾
那時候他們都在編織愛的時候 @健吾

那時候他們都在編織愛的時候 @健吾

有時候,我會很感恩自己會日語。
因為我看到了1套,在香港不太容易看到的電影。而且電影中,沒有字幕阻礙畫面。看得非常愜意。

我在說,生田斗真扮女人的《當他們認真編織時》。生田斗真自小覺得自己是女生,之後做了變性手術,成為了護老院的護士,邂逅了媽媽在護養院的桐谷健太,健太有個姐姐,姐姐有個女兒。而這位姐姐,總是將小學的女兒留在家,自己過自己的生活。而偶爾,姐姐找到男朋友的時候,就要健太暫時照顧女兒。
這次,女兒看到斗真,這位健太的「女」朋友。
C8AHohmVUAArlBP
這是一個家庭嗎?

健太一早跟小女孩說,斗真本來是男生,但變成了女性,而他亦覺得斗真是女人,以女性的身分跟她交往。小女孩本來大感不惑,但到後來被斗真照顧,給她做便當,為她準備晚飯,為她梳頭束辮。小女孩的男同學因為喜歡上男性的前輩(小學生都談戀愛了),被媽媽發現,以為是斗真和小女孩的教唆而對斗真說了很難聽的話,小女孩就在超市用洗潔精噴射那同志男生的媽媽。結果,家庭的確迫令小男生仰藥自殺,幸保不死。而小女孩的媽媽,即健太的姐姐跟男人分手後,又回來了,說要拿回女兒。女兒陷入跟舅舅和舅「母」生活,還是跟媽媽生活的兩難。最後,小女孩還是捨不得媽媽,回到媽媽身邊。

intro_img2

這種單親、變性、自殺、恐同的戲碼,多寫一分就會變得難看,少寫一分就會變得含糊不清。這種恰到好處的關係描寫,由兩個年輕堅實的帥哥演員主理,沒有違和感,而且還令人感動。母愛不一定偉大,孩子不一定會得到母親的照料,但得不到照料的小孩也不一定恨母親。不認識的人對自己好,也不代表可以放棄自己的母親。小女孩如何選擇養親,舅舅和舅「母」又如何放手讓小女孩回到媽媽的身邊,舅「母」如何面對社會的壓抑,舅父又如何處理世俗的眼光,一切一切都拍得那麼溫柔體貼,很難得。難怪,這電影成為了日本的文部省的推薦電影,認為家長可以帶小朋友去看。

C-nwIE4U0AA0JM_
在香港,我們的教育很少教我們愛是什麼。我們的教育教我們唸數學,背生字,愛字幾畫,速成如何打出來,我們知道。但,親密是什麼?親情又是什麼?我們自小要唱媽媽好,但當媽媽不好的時候,我們又應該如何?我們自小要背,我的家有爸爸有媽媽,如果我的家沒有媽媽,只有兩個爸爸,或我的媽媽以前是爸爸,又如何呢?生命很珍貴和神奇,是因為我們都有機會去接觸面對不同的人和事。在新宿街頭,走出戲院,我都在問自己:為什麼從小到大,沒有任何人1個親人跟我說過「你跟別人不同是沒所謂的」,「你還是可以走你自己的路」,而我只可以從電影中,聽到這些溫柔而重要的說話。

有次看「毛記電視」的片段,那些在交往的年輕男女,男的說話一點威嚴也沒有,女的總是大呼小叫地在男人身邊說說嚷嚷。你想女人溫柔對你?你有2千呎房子,有很多很多的錢,也許女人就會覺得值得「紆尊降貴」的溫柔嗎?
C8AHY1KVAAAvGu7
什麼是愛?什麼是關係?是男人要接受女人「倔強的說話」就叫真性情嗎?女人接受自己「降貴」,把自己最美好的禮物(即是自己的身體)交給那個不能給你2千呎房子的男人,就叫「人生完結」嗎?而更重要的是,如果真的愛,兩個男的組織1個家庭,又有多錯呢?
有些時候,我真的慶幸自己會聽日語。我不是說日本沒有尋金的現實女人,我只是覺得在日本的電影或小說中,我總會聽到溫柔的說話,給我這種「滿身傷痕」的心一點簡潔而直接的安慰。

延伸閱讀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