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些故事在現代發生…… @健吾
如果這些故事在現代發生…… @健吾

如果這些故事在現代發生…… @健吾

何謂重新思考?如何讓人真的看一點故事,然後想一點事情呢?
最近,朋友都在看一些「網路短片」,說認真的公民教育,應是怎樣的。

NHK電視台雖然常常為人所詬病。我的學生們在日本唸書或工作的時候,都會好害怕 NHK的集金人。他們會在夜半敲門,忽然說你欠他們錢,習慣了在香港看電視是免費的人,會很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
但 NHK 的本意是好的:由大家集資,然後做個「沒有廣告」的電視台,從而再去做一些本來沒有太多市場的東西。比方說,為了保存演歌或是落語等的文化,NHK仍然有很多演歌歌手的節目,這些在民放市場(如Music Station等)都比較難做的東西,都仍然有「大氣電波」可以展示。
因此,NHK的東西,有着社會責任,也需要做一些「可能沒有市場」的事。比方說,最近日本就推行了「陪審員制度」,有不少日本人覺得這些事情好麻煩。(其實好多香港人都會這麼想。比方說,只要你在某些討論區一看,如何可以「不做陪審員」,有些人會想盡辦法,說「自己是個會歧視女人的人」又或是「我是個種族歧視的人」,去引發控辯雙方律師彈回票。又好像根據網路的傳聞,只要彈1次回票,就可以幾年不會再回來。所以,最過分的是有大學畢業生扮自己不會聽英語,官員用英文問他問題,他就回頭望一望後面的人問:他說什麼……之後就以為自己可以避過一劫……)只是,做陪審員,其實和交稅、投票等都一樣,都是公民責任。那如何可以令日本人「思考」法庭跟自己的關係呢?

在《童話法庭》中,我看到日本的電視製作人希望把「幸福快樂的童話」帶入「現代社會」的境況再思考。童話故事,十居其九都有寓意,都是普世價值的探討。但問題是,當你試着跟小孩討論「故事」的情節,那些事情真的是絕對的對嗎?比方說,《3隻小豬》的故事,放到現在的社會,需要討論的,就是「自衛暴力」的程度,可以去到多遠。
在現代日本的法律中,「正當防衛」需包含「必要性」、「適當性」及「比例原則」。當事人面臨緊急的危險時,要如何立刻做出最適當的「防衛決定」呢?
在《3隻小豬》的故事中,狼想吃小三的兩個哥哥,把牠們的房子摧毀。小三在狼入侵牠的家的時候,把鍋蓋蓋上,在現代的法律觀點爭拗中,可能有超越「比例原則」的可能性。但如果小三不蓋上鍋蓋,狼會不會反擊,又是另1個問題。

http://www.youtube.com/embed?listType=playlist&list=UUTruhnf8FDJWEmoNd-tUsww

剛巧,最近英國《衛報》的宣傳片中,又在模擬這個 what if 的情景:如果《3隻小豬》在現在發生,傳媒又會如何報道呢?面書推特又會如何「改變世界」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QuMbiEOvGo
在這麼快來快去的世界,想人思考,本來就是件很困難的事。只是,好搞笑的去想,人越來越不思考,而人工智能就好像搶着替人思考。將來,將來會是怎麼樣的呢?

哈哈哈哈。

後記:
當然,好快有朋友跟我說,在英語世界,原來出現過這麼的1個短片:


哈哈哈,天下真的會發生「撞橋」的狀況嗎?
延伸閱讀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