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妹都是高需要一族?@健吾
胖妹都是高需要一族?@健吾

胖妹都是高需要一族?@健吾

網路為什麼現在很悶呢?
因為,在香港做網路的人,都是跟紅頂白的。做有創意的人,度一個點子,很快就會「挪用」,之後就變成自己的資產。這樣很合理,也很配合香港人的性格。大部分在香港做傳媒的,大多想的都是「收工」。當初加入傳媒的時候,什麼初衷,什麼想法,什麼理想,都會因為做了很多年都是原地踏步,買不到房子,慢慢就不知道有什麼目標,就自然而然會返工等放工。

所以,你不難發現現在的網媒,不是隱世就是拉絲,不是打卡必備就是電視片段剪輯。無他的。早1、2年這些東西流行起來了,之後大家就一窩蜂地去做。香港人要的,都不是創意,而是安全。為什麼香港男生總是害怕《新假期》出的「特別」地點post?因為大家都知道,女人很易發脾氣,女人很喜歡用發脾氣來肯定自己的「地位」,也很愛用發脾氣去肯定自己「被愛」。男生為了避免女人發脾氣,於是惟有找一些「代罪羔羊」、「理據」或「擋箭牌」,去令女人就算不滿意(事實上男人做什麼,女人都會不滿意的。因為她們的存在,就是要讓男人覺得她不滿、不開心,從而令男人去「寵」她),都不要發太大的脾氣。

而最可笑的,是一方面我們以為自己在要「一點新東西」,所以才不看電視看網路。反而,現在好像所有網路都在做同一樣的事情。比方說,街訪。由某網路大大台開始變招,不玩改歌仔改玩「問問題」,做「街訪」,大家又覺得好像是條出路。於是,所有人都在做在問。做街訪,不過是以前,沒有網路的時候的 user-generated content ,就像我們的前輩常說的,如果那天你的節目想不到說什麼或做什麼,最好就是叫人打電話上電台。因為,那時候你的節目就由你所建立的聽眾群所決定。而聽電話的人只需要建立好互相的關係,令打電話上來的人可以放心說話,說多一點,說多一點,再說多一點就可以了。情況就好像電視台想找人說「對新特首的期望」,最後都找1個自稱是大學生的人說「中港本是一家」的訊息,其實我們都知道,在大學這種想法,不特別流行。

故事在說什麼呢?這個企劃,本來是採訪北海道人喝完酒之後,想以「芭菲」作結(日文叫締め/シメ/shime)。
故事在說什麼呢?這個企劃,本來是採訪北海道人喝完酒之後,想以「芭菲」作結(日文叫締め/シメ/shime)。

 

但胖妹的人生中,就是吃了甜點之後,就想再吃一點咸的東西。
但胖妹的人生中,就是吃了甜點之後,就想再吃一點鹹的東西。
而如果身邊有人是「吃很少」的,胖子就會就此打住,不再去下一家店,但回家之前,一定會去便利店買東西吃……這種空虛感,我絕對明白。
而如果身邊有人是「吃很少」的,胖子就會就此打住,不再去下一家店,但回家之前,一定會去便利店買東西吃……這種空虛感,我絕對明白。

 

松子就說,自己很明白,因為她都是「胖子」。
松子就說,自己很明白,因為她都是「胖子」。
這個被訪者就說松子是「胖子的味方」(胖子的朋友/同伴/同一陣線的人之類的意思吧……)
這個被訪者就說松子是「胖子的味方」。(胖子的朋友/同伴/同一陣線的人之類的意思吧……)

 

写真 2017-03-28 午後3 41 04

 

找到同道中人,就很開心了。
找到同道中人,就很開心了。

 

對對對,就是這瞬間了。男性毒者,尤其是異性戀者,你們如何看? ~_~
對對對,就是這瞬間了。男性毒者,尤其是異性戀者,你們如何看? ~_~

写真 2017-03-28 午後3 40 05 写真 2017-03-28 午後3 40 08

写真 2017-03-28 午後3 40 30

而街訪如何才會好看呢?倒要看做的人,有沒有能力了。網路大大台的推手,就是他們的主播東方昇,他們的被訪者大多認識他,所以都會因為某程度上的「興奮」而說多了話吧?因此,他們的街訪就比其他網路小台的街訪好看。在日本,類似的節目也做了一段時間,叫《Matsuko會議》。最近1次,就在採訪「北海道」的道民,在喝完酒之後,就去以芭菲為1天的晚上作結。松子就找一邊在東京的汐留看採訪,一邊給北海道的人做反應。當記者找到1對相對身形較大的女子的時候,就以「肥人的話題」打開話匣子,最後就叫被訪者要以「性感的方法吃一口芭菲作結」。由於那時候去芭菲店的客人,都已經喝了一點酒,帶着醉意地接受訪問,自然會去得很盡。松子最後還老實不客氣地說,最後這個胖妹妹的吃相「很好很好」,原因是,從吃相就令松子覺得,她是「高需要」的1個。

高需要是什麼高需要?你自己想想吧。

写真 2017-03-29 午後0 03 51
對啊,還是OK的吧?只要看不到那中佬就可以了。
日本的電視好看,不只是因為他們的預算比我們的電視預算大很多很多。當然我明白,我們的電視也有好看的瞬間的。只是,看節目內容,要做「街訪」都做得好看,當中的竅門,有很多人還是不明白的。
延伸閱讀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