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放閃男女 @健吾
專業放閃男女 @健吾

專業放閃男女 @健吾

在日本,有不少人都會在網路找很多討厭的人來訕笑一下。比方說,有些人去星巴克去「味‧咖啡」都要打卡,要不就是在太 平洋咖啡買完後就貼相打卡說「忙裏偷閒」、「偷得浮生半日閒」,我肯定在手機的另一端,一定會有一個半個認識或不太認識但只是加了面書的人會對着電話說 「喝這些垃圾就扮有品味」、「真的有品味就去另一家 XXXXXbox/Elephant XXXXXX」啦。

如果這個人又真的留言,你幾近又會肯定,手機旁邊又會有另1個人對着這留言說:「這些扮 高檔的垃圾你都喝?他們把cheap豆包裝成『果香』騙這些扮有品味的港女而已。」事實上,我喝的水晶山、阿里山或是哥斯達尼加,以至日本的藍山,都是不 酸的多。果香花香?對不起,你們慢慢喝吧。

品味這回事是很有趣的。你以為很有品味嗎?放心,那些品味的代表,很快會因為「太多人去」,就變得cheap變得隨便。就像什麼隱世乜乜乜的,如果他們真的隱世,倒是有原有因的。正如1個歌手唱了10年都不紅,他的性格一定有缺陷,要不就是歌藝有缺陷,僅此而已。只是,在這個網路世代,你不難發現很多人都想「消費得比人聰明」,正所謂人人討厭阿叻,但人人都想做阿叻。你找到敬文書院的隱世咖啡店嗎?我立即可以去打卡呃like了。你以為你說的那家拉麵店很好吃嗎?我看你拍的碗已知道你在那兒並可以即時給你另1條連結再告訴你「其實XXX那達人說這店面普普通通而已」。總之,香港人就是愛競爭,愛到1個地步是你的生活,你展陳人前的東西,都是你的個人身分的延伸,你以為你在玩面書嗎?其實是面書以及他的使用者一直在玩你。

写真 2016-12-12 23 49 36

写真 2016-12-12 23 49 30

 

最近,有日本的年輕情侶都說,為了在instagram有更多的讚好,他們會花一點小錢,去請專業的攝影師去拍「放閃」的照片。總之2人就在拍拖的時候,有1支專業的長鏡頭在等他們就是了。拍得的照片,如果有超過100個心心(いいね!/like),對他們而言,好像已經是很不錯的反應,所以也是花得值得了。這些專業放閃攝影師的「薪金」,大概是2萬日圓/4小時。而他們會提供事前的服裝指點,以及事後的執相服務。新聞談及這個新「行頭」的時候,定當會跟學者說,因為這一代的「承認欲求」,即是大家都想有「被認同的需要」,所以才有這些行業衍生。

写真 2016-12-12 23 51 32

只是,話分兩頭。如果我們人類沒有「承認欲求」,為什麼我們中國人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教訓?為什麼高中狀元,就有「一登龍門,聲價十倍」之說?人人都有被承認的慾求。如果那個承認你的人可以令你榮華富貴就更好。人性不過如此,其實又有什麼需要解說呢?
写真 2016-12-12 23 50 31

写真 2016-12-12 23 50 18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