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enhagen@沙漠飛女Marhaba
Copenhagen@沙漠飛女Marhaba

[email protected]沙漠飛女Marhaba

從哥本哈根飛回沙漠,full load到暈。在前半機艙不停指手劃腳帶位搬搬抬抬客人的行李忙到一頭煙,突然聽到後機艙有把女聲癲狂尖叫,是掙扎般的湯豬咁聲。

邊帶位邊偷偷八卦望向源頭,只見三個彪形大漢跟其中一個同事把她圍住,大概已被restraint(*)了。當時在猜,到底是誰怕搭飛機怕成咁,抑或載上了甚麼神經失常客。行經後半galley斟水先從同事口中得知,原來有個DEPA 作怪。何謂DEPA? DEP是deportees的縮寫,簡單一句,即非法逾期居留被譴返回國的乘客。當中又分兩種,有DEPA (deportees accom panied,有執法人員陪同看管的)和DEPU (deportees unaccompanied,無枉管,自行飛回國)。敝公司作為世界各國的熱門中轉站,當然也有載上一定數量的DEP。在上培訓學到這個的時候覺得他們要被抓回國一定好可憐,但出乎意料之外我所見的他們都好平和,一點不覺難過,好些還一副開心的樣子。大概是因為有免費機票回國,兼夾可以享受全套五星級服務(是的,除了不準倒酒以外,我們對DEP的服務都是一視同仁,跟普通搭客無異。別以為他們是”囚犯”就要餓個三五七句鐘當懲罰)。咁著數,如果早就做好回國心理準備的人的確好難笑唔出。

所以今次DEPA 反應之大嚇我一跳。走出去給客人送水,在人堆中聽見她乞求般的哭嚎,”I have my whole life here…”,猜她可能在哥本哈根住了很久、有自己的生意之類? 當時的想法是,有誰不是在異國落地生根才能住上這麼久,又有誰定居多年但丁點感情也沒有。但規矩就是規矩嘛一早已訂好,又怎能撒野。

幾分鐘後突然聽到機艙長突然廣播,要求機上醫護人員支援(**)。於是我把一位女醫生帶到後半galley。起初以為她哭昏了,怎料原來是割脈自殺,天呀!機艙長怕她失血過多,於是急忙召換醫生幫忙。難怪在boarding起初同事告訴我們她暫時封了一個廁格,因為裡面有血漬無法清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