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Grandpa@Kit Wong
Dear Grandpa@Kit Wong

Dear Gra[email protected] Wong

在南非眾多game lodge,我最喜歡LeadwoodLodge。酒店像摩登的家,只有三間房間,大堂就像客廳,舒服而且美。房間裡放著乾洋甘菊,水煲用上漂亮的流線型,房間放滿大型畫冊。泡杯Camomile Tea,翻翻圖冊,一個快樂的下午,飛快度過。

當然,美不美因人而異。喜歡Leadwood,還因為Ranger Andrew。甫見面,他拿著地圖介紹地理,分享附近值得留意的雀鳥。在南非近廿天,就只有他拿出地圖,我不能不刮目相看。Context總是重要,沒有人或物能遺世獨立,知彼,才知己。來南非看動物,要至少知道身在哪裡。

什麼人同行,就有什麼旅行。識途老馬都知道,人比風景重要,因為身邊人會影響心情,快樂正如悲傷會傳染。Andrew帶領的gamedrive,果然興奮雀躍。一隻雀鳥在眼前飛過,我只瞄到一團淡灰身影,他卻能興奮大叫我聽不懂的名字。雀鳥是什麼東東,最後我還是不懂,可是因為他看到的美麗世界,你會相信世界很美妙、黑黑水牛的美其實不遜雄偉的獅子。他能令你打開眼睛,在看似平平無奇的荒野中,尋找不尋常。

黃昏時在原野上,他問大家要喝什麼,我亂說要 mojito。那一與所料沒有。可是沒料到,第二天早上他拿來一塊小葉子,說聞聞吧。放近鼻子,呵,是薄荷香,「這是本地植物,昨天我們沒有mojito,這個給你。」

Andrew本身的故事也有趣,他自少跟爺爺感情好。爺爺熱中觀鳥,他也愛上雀鳥和野生動物。在荒山野嶺擔當Ranger的工作,亦因爺爺鼓勵促成。「我爺爺非常特別,今年84歲了,還每星期打壁球。」他的語氣裡就是充滿崇拜。而每星期,他會給爺爺寫電郵,報告在safari裡遇到的種種人與事。「我想好了,將來把電郵結集成書,書名也想好了,就叫Dear Grandpa。」

延伸閱讀:咩羊呢@Act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