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祭 的大雪像,我有份砌㗎!@Ding’s Hokkaido Journal
雪祭 的大雪像,我有份砌㗎!@Ding’s Hokkaido Journal

雪祭 的大雪像,我有份砌㗎!@Ding’s Hokkaido Journal

No Snow No Sapporo

<非故事>特別篇

來時很白,走時好躐蹋。
少少浪漫,多就大災難。
拿得起,放得低,仲好滑。
都不用猜了,世上如上述般可愛又可恨的,就只有「雪」。
一月,北海道暴風雪的消息連連,收到不少香港親朋的問侯。
其實,沒甚麼,就是平常走二十分鐘的路,變成至少四十分鐘。
飛機火車都間歇性停航,雪下得瘋狂時,一百米以外的東西都看不到。
又因為風大,帶著帽(連外套的那種)也總要低頭望,突然小雪山(積雪)在前也不自覺。
這是惱人的一月。但作為留學生,最拿手戰勝無聊和沒趣。
有的是時間,但沒有錢,還是可以很多活動。
例如,做 雪祭 的義工。2015年的 雪祭 在2月5至11日一連七日舉行。

為了準備這個每年多達二百萬人參加的頭等大事,一月的大通公園可說是全年以來最「核突」。
搭起很多個如「馬榴架」的搭棚。那都是為了砌出各式各樣的大雪像。
大雪像是怎麼砌成的呢?好奇心驅駛下,我12月便網上報名了做大雪像製作的義工。
基本上在日本居留的外國人都可以報名,網上遞交申請非常方便。又可以自選日子
於1月15日至2月2日期間,每日分早﹑午兩班,選一日或一班都可以。
報名周六日的人最多,一些學生團體或組織也會自組一團參加,人太多時還得抽籤。
我選了平日的下午去。當天當義工的大約十二人左右,有當地大學生及一些老人家。

才一坐下來就展現令人溫暖的笑容。因為沒去事前的「茶會」,我的衣裝不太合格。
大家穿的都是極保暖的登山裝,我穿的大衣也還夠抵冷,可下身只穿一條牛仔褲。
工作人員怕我冷,即借出大會指定的montbell運動保暖褲。
雖然事前通知書已列明不會提供衣服及食物,但向來有禮節的日本人,還是在簡陃的貨櫃箱休息室中備有咖啡熱茶及一點小零食如米餅和朱古力。
大家坐著喝一杯和簡短的自我介紹後,便帶上安全帽。
「我們要到很高的地方,所以也要扣上安住扣呢。」工作人員說。
一路走上去搭棚,在腳邊和鋼架之間的縫繚看下去,至登頂後感覺可平視大通公園的電視塔,

才知原來13米高的搭棚還真的很高。
雪象已初步完成積雪的步驟,義工的工作主要為「雪像」化粧。
可一點都不輕鬆,材料「雪」不是普通的雪,名叫「べた雪」(betayuki),和水混和才夠柔軟,得一桶桶的運上來。人手一把雪一把雪的黏上牆壁,順著水平尺至一定厚度,再用雪具批盪至平整。
簡單卻費力費時間的功夫,邊做邊聊天時間卻很易過,約一小時便有一節休息。
「你看,這幅牆我有份做啊!我想,大家就是為這樣的一句而來。」一位義工老太太說。
最後因為連我在內有幾位外國人,製作單位還特意帶我們走上教堂的屋頂。
剛好夕陽西下,站在雪像高處,前看電視塔,後看円山,不過小小辛勞,實在值回票價。

大雪像製作共19日,這是首星期的製作,大部份被支架遮擋,還未看到具體的形狀。
大雪像製作共19日,這是首星期的製作,大部份被支架遮擋,還未看到具體的形狀。
べた雪要一桶桶的件傳進去工作平台
べた雪要一桶桶的件傳進去工作平台
義工頭目很親切,會偷偷的送我們和菓子,又開玩笑說今天不完成這幅牆不許走。
義工頭目很親切,會偷偷的送我們和菓子,又開玩笑說今天不完成這幅牆不許走。
上妝後便需雕琢整理,有各式各的刀尺輔助。
上妝後便需雕琢整理,有各式各的刀尺輔助。
今年的大石像是菲律賓的馬尼拉教堂,工地中有展放教堂的模型。
今年的大石像是菲律賓的馬尼拉大聖堂,工地中有展放教堂的模型。
一場來到當然要來一張合照,背後正極專心在雕雪的正是其中一位主要造型師,能說流利日語的外國人,超型!
一場來到當然要來一張合照,背後正極專心在雕雪的正是其中一位主要造型師,能說流利日語的外國人,超型!
提早了半小時約四點半便收工,下著雪看夕陽西下,很美。
提早了半小時約四點半便收工,下著雪看夕陽西下,很美。

 

延伸閱讀:

2015日本櫻花花期預告 嚴選賞櫻地點Best10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