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因@余振緯
果因@余振緯

果因@余振緯

2005年,10月,哥本哈根機場,買下它作手信,給自己。明知是遊客貨色,貴得無道理;包裝又不見得出眾,說真的還有點似一個骨灰甕。但一拿上手就放不低。大抵是因為它盛載的內容:櫻桃。說得準確一點,是櫻桃引伸出來的慾望— 黒森林蛋糕— 黑森林— 德國。

回來後不久,就報讀了德文,不夠三個月,受不了,作罷。我問自己,是否不喜歡德文?不是;只是不喜歡這種上課形式。那會否從此對德國的慾望減退?又不會;只是要從她的語文去了解她,這條路很難行,有時困難得將我的想像空間也窒息了。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