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的語言@林一峰
戀愛的語言@林一峰

戀愛的語言@林一峰

R 是瑞士人,說的卻是 High German --標準德語,並且為此沾沾自喜。

我不懂德語,對德語系國家的語言習慣更只是略略知道皮毛;到瑞士那麼多次,通常都在中部的德語區活動,對東南部意大利語區和西邊的法語區不怎麼熟悉,對最偏僻最少數的古羅馬語區,就更加完全陌生。R 跟我解釋說,其實 Swiss German --瑞士德語是鄉下話,有很多用字跟語法和標準德語是完全不同的,德國人完全不會明白,易於溝通起見,瑞士人一入學就會學習 Swiss Standard German --標準瑞士德語,那也是跟標準德語不一樣的啊。

「其實說德語都好像吐痰一樣啊,為什麼不乾脆一點全世界一起學習標準德語呢?」我帶點輕佻的說說笑,但一出口我就知道說錯話了:我冒犯了一個瑞士人的尊嚴。

R 顯得有一點愕然,然後說:「…… 哈哈,我 們要自己獨有的語言嘛。」R 笑笑,攪拌著面前紙杯裡的咖啡。兩情相悅的人,一切好辦事,什麼也不會有問題--至少當下不會因此翻臉。

「不過現在,我要跟你說瑞士古羅馬語了 … 」

火車快抵達終點站 Chur,R 領我走出車廂,在月台上用雙唇貼近我的耳朵,輕輕用氣聲呢喃了幾個奇怪的發音,然後對著我傻笑,我不用問也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跟 R 到處跑,我們的足跡應該遍布了四分三個瑞士吧,到底還是用英語溝通;那段日子,語言其實不是重點,反正我們只是遊山玩水,亦只會聽到看到自己想聽想看的。

無論如何,母語是 High German 也好,是 Swiss German 也好,瑞士人說英語的口音都一 樣,而在戀愛的語言裡,就算髒話,對戀人來說也會像音樂一樣悅耳;但是,當關係轉壞時,本來可愛的一切都會霎時 180 度轉變;責任與負擔,嚮往與逃避,喜歡與討厭,全都可以因為同 一個理由。

我愛你,我不愛你,用什麼語言,什麼口 音,都只有同一個意思。

 

以上內容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刊立場。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