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時狂想:羅素悠閒頌香港版@余振緯
4小時狂想:羅素悠閒頌香港版@余振緯

4小時狂想:羅素悠閒頌香港版@余振緯

1935年,羅素(Bertrand Russell 1872-1970)的《悠閒頌》(In Praise of Idleness)面世,裏面主張人類每天只應工作4小時,剩下大量的閒暇來幹自己喜愛的事。這個當時被認為是廢話的「4仔主義」,今時今日仍然是妄想痴心。

4小時工作和亞洲國際都會的大鐘齒輪磨而不合,因為她同時要追貼許許多多別人的鐘,使自己的鐘永遠都陷於調較狀態。無論是低、中、高幹,大班、細班甚至是未夠班,是左議右議或者是順風議;不論是務實務虛,「政經」與「不政經」的會議,用今日流行「傾清楚責任先做」的邏輯來推斷,每日4小時是不足以讓每位與會人仕「傾」盡所有的。另一方面,對普羅打工仔和貧苦大眾來講,4除了「死死聲」不好意頭之外,最重要是4個少少工時就能夠養活自己甚至一家四口,絕對是匪夷所思。

羅素這條4的代數怎樣計得通無人知曉,但他擁抱全人類同工同酬的浪漫情懷就不用多問。活在從來只有權貴鞭策蟻民勞動的單向時代,羅素是萬萬想不到,現在竟然進化成蟻民每日自動獻身上演殘酷一叮式的自作孽,而且會自我感覺良好的。爭櫈仔遊戲之所以流行於現代社會,全靠「家教」、「校規」和「傳說」的通力合作,催眠「沒有背景」的一代代人,以競爭為手段,出人頭地為理想,由細到大不斷學爬,信奉階梯的盡頭就是六星級皇朝會所的入口。但假如去做一個普查,問問香港人,會否想要一個全民同酬工作4小時,其餘時間只要奉公守法,就可以各自各精彩的新生活世界,結果可能會不一樣。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