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住矛盾飲咖啡‧與咖啡膠囊說再見@麻瓜鄧
帶住矛盾飲咖啡‧與咖啡膠囊說再見@麻瓜鄧

帶住矛盾飲咖啡‧與咖啡膠囊說再見@麻瓜鄧

關於環保,我的想法一直是「同枱食飯,各自修行」。我很佩服及尊敬那些超級環保人士,亦認同需要加強大眾教育以推動環保,但單純指責某某不環保,或者批評誰比誰更有環保意識…… 我總覺得是「五十步笑百步」。現實生活有太多需求及誘惑,做人要清心寡慾是何其困難;我希望自己有環保意識,也僅僅是為了減少一點自己的孽障,談不上什麼拯救地球。即使我在某一範疇做得比較符合環保原則,但背後還有更多事情是「持續作孽」,只能說是「做得一樣就一樣」。

咖啡膠囊

咖啡膠囊
坊間有各種運用膠囊咖啡的recycle之法,例如這門簾,也是一絕。(圖片來源:http://www.recyclart.org/2012/04/curtain-nespresso-coffee-capsules/)

最近,我決心減少作孽的範疇就是飲咖啡的選擇。自從6年前收到一台Nespresso咖啡機作禮物,我就墜進了咖啡膠囊的世界。雖然我也會用其他方法泡咖啡,但對於我這種非專業的coffee lover,膠囊咖啡機那種方便快速實在很難用其他方法取替。幾十秒咋噃,可以沖出一杯帶少許crema的Espresso,一室咖啡香,而且質素又過得去,平均價錢只為六蚊左右,怎會不受歡迎?當我趕急出門想呷一小杯,或者朋友上來作客喝奶泡咖啡時,Nespresso確實快靚正,可是這種方便的背後,我愈來愈感到悔疚。

首先說一下,Coffee Capsule或Coffee Pod一般譯作「咖啡膠囊」,其實這略有誤導,因為capsule不一定是膠製的,例如Nespresso就是鋁製,另一美國老牌子Keurig K-Cup則是採用特製的膠製粉囊。一個小小的鋁製粉囊,要150至200年才可分解;膠製的咖啡囊,更要500年以上,難怪連Keurig的第一代發明者John Sylvan也說感深後悔。雖然這些公司強調會做好回收工作,但成效不大, 我身為使用者之一,早期也曾經努力清理每一個用過的咖啡膠囊,再把capsule拿去分店回收,但做了一次已覺得難度好高,Nespresso的分店亦不是「總有一間喺左近」。當然,我亦可把用過的粉囊儲起,待下一次送貨時交給Nespresso的職員,不過免費送貨要訂購十五筒或以上,本人也不是天天喝粉囊咖啡,所以享用不到這服務。殘酷的現實是:全球咖啡粉囊的每年總銷量超過二百億個,而丟棄的粉囊亦足可圍繞地球十多圈…… 這些垃圾全都要幾百年才可分解,而最一語中的,莫過於德國第二大城市Hamburg(漢堡)的環保與能源局發言人Jan Dube說:「我們不該用納稅人的錢買垃圾包裝。」所以2016年初起,漢堡市全面禁止轄下的政府部門使用粉囊咖啡,決意由政府帶頭say no。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