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Soup Curry No Sapporo1 – 咖喱女及獨食男的湯咖喱@Ding’s Hokkaido Journal
No Soup Curry No Sapporo1 – 咖喱女及獨食男的湯咖喱@Ding’s Hokkaido Journal

No Soup Curry No Sapporo1 – 咖喱女及獨食男的湯咖喱@Ding’s Hokkaido Journal

咖喱女來札幌半一年了,來之前便立定決心,絕對要說好日文,勢要嫁個日本人。目標為本,報讀語言學校,天天看動漫,日文進步得很快。入住的也是學校推介的「寮」(Guesthouse)。寮中甚麼人都有,留學生、當地大學生、全職上班的等,以日本人漸大多數,其餘人種非常國際化。
咖喱女看一看錶,獨食男快要回來了。那是她寮內認識的日本人,極為老友。

「TA-TA-I-MA! (我回來了) 去吃湯咖喱咯!」獨食男一進大廳便說。
和大學宿舍一樣,寮是各人有自己的房,廚房、大廳、浴室則共用。獨食男是常出現在大廳的人物之一。咖喱女以九秒九速度衝上房準備簡單打扮出門。
「這星期已是第三次吃湯咖喱了。」咖喱女心想。
札幌的留學生,留學一年的算是長期,來一個暑假或兩三個月的算是短期。學校或寮總是人來人往,像咖喱女頗有朋友緣,旺起來一個月內可參與大大小小歡送會七八次。咖喱女最愛問朋友「走前最想吃甚麼?」不論是台灣韓國泰國人,答案非毛蟹也非海膽,得票率達90%以上的是湯咖喱。

這都是因為在自己的國家沒有吧,連祟日的香港都還吃不到。極度祟日的咖喱女,愈想愈覺得香港人無知。那些閃令令旅遊書寫北海道十大必吃,總是沒有包括湯咖喱,只以少篇幅介紹。問十個有九個香港朋友,北海道旅遊吃過湯咖喱嗎? 總被反問「即是咖哩飯嗎?」「咖喱好稀好似水個啲?」
NO! 湯咖哩是一個很獨特的存在,難以已有分類去分類。咖喱女心裡喊著。
「湯咖喱算是哪一種咖喱?」在獨食男開車往咖喱店途中,咖喱女問。
獨食男是地道湯咖喱迷,每星期都至少吃兩三遍,自認是湯咖喱專家。
「湯咖喱就是一碗咖喱湯加一碟飯,是札幌自創的,沒屬於那一類。一定要形容的話,我會說,有點像拉麵,湯底會用雞骨或豚骨或海鮮熬成,但再加各種香料調成咖哩,各家各法。配料也像拉麵有一定「配套」,但誇張得多。南瓜、青椒、甘筍、矮瓜、蘆荀等極多蔬菜,又可自選加雞脾、豚角煮、牛肉甚或天婦羅等。」

邊說著二人已到達店中下了柯打,眼前放著好大一碗湯咖喱。要說湯咖喱有點像拉麵嗎? 倒不如說更像香港的米線? 咖喱女心想。柯打時先選湯底,然後就是辣度、配料。有的店辣度誇張到可大有一百個級別。配料每店亦不同,有的連牛油果、鵪鶉蛋也有。日本人啊,真是甚麼也想得出。
「那你知道,湯咖喱是怎麼來的嗎?」咖喱女問。
「就是有一個叫阿TOM的人想出來,所以叫湯.咖哩。」
獨食男是很典型的日本上班族男生,平日話不多,但說的時侯,總試著帶著佻皮,試著搞笑。但,不一定好笑。不過,因為喜歡吃,也捨得吃,對飲食認知頗多的。見咖喱女沒笑,獨食男趕快變認真臉。

「 我聽過很多不同版本的故事,最有趣的說法是19世紀時札幌農學校,即是現在的北海道大學,校長克拉克博士頒下校規,任何菜式除非與咖喱一起吃,否則不可吃飯,只可吃包。大概因為蔬菜跟咖喱味道相夾,可鼓勵學生多吃當地農產品吧。這吃法一直發展至九十年代有專門店,然後就在札幌流行起來,名揚日本。現在全世界也只有札幌有這麼多湯咖哩店吧。」獨食男說得頭頭是道。咖喱女流露一臉欣賞眼神。
「那是應先吃飯,還是吃湯?」
「沒所謂。我都是用匙羹先舀飯,再取湯,一口吃下去。這算是日本人的吃法吧。」
咖喱女跟著做,濃郁的咖哩香辣甜,將飯、湯、配菜緊緊的融合在一起,嗯~充滿幸福的感覺。

如果能永遠留在北海道就好了。咖喱女看著獨食男,吃著湯咖喱,這樣想著。
(完)
00101
就如大部份拉麵會有筍干、木耳等作配料,湯咖喱的配料也有一定「配套」,南瓜、蓮藕、青椒、蘿蔔等,至少五六款蔬菜,如圖中所見的份量,非常常見。不少男士會嫌一碗拉麵不夠飽肚,可湯咖喱卻是連他們都怕吃太飽的料理。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