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芬蘭愛上香港(三)》@余振緯
《在芬蘭愛上香港(三)》@余振緯

《在芬蘭愛上香港(三)》@余振緯

真正的武林高人,不輕易出手,常大隱於市。就如芬蘭以科技興國,卻又非常克制低調,能將科技好好地服膺於尋常生活的運作中,絕不炫耀。這份自信和理智,很值得香港學習。

從市中心坐了近兩小時專車,來到了Haltia – The Finnish Nature Centre。這座新建築完全由土產預製原木(Prefabricated Timber from the Land)建成,所有高科技都隱藏在設計細節裡,是欣賞芬蘭人駕馭科技、尊敬自然的絕佳例子。結合了訪客諮詢、展覽和教育等多種功能,但比我們的濕地公園大樓要細得多。中心的外型像鳥頸,蘊含了芬蘭人神秘來源的史詩傳奇,象徵著國族的自豪。即使如此,態度仍然是敬天重地:在自然的懷抱中,這隻鳥才能在巢上安靜地孵出芬蘭的血脈來。

整座木建築就是如此謙恭地站立於斜坡上,迎接南面的湖泊和植林,背靠北面的山岩森木,是連結全國35個國家公園的活門。

一心為食的我實在沒有預備要做什麼登山的壯舉,只求親親這片遙遠的自然,踫踫採摘地面磨菇的運氣,增添是夜入廚之樂。隨便選了條登山徑入山,人聲漸遠,自己的呼吸聲漸濃,看看手機的定位,原來距離最近的國家公園邊沿還有好幾十公里路,真的連皮也摸不到。忽爾聽到隱約的人聲,再走了五分鐘才看到兩位芬蘭女子,正在忙著掘泥搬弄。我好奇觀看,她們笑而不語,自在耕耘。聽赫爾辛基人說喜歡主動直接,猜想叫Espoo的這裡離首都不太遠,分別應不會太大吧?於是便開口探問,原來她們一直在等我,跟她們上一堂芬蘭地質史的速成班。來自赫爾辛基大學的Anna和Ruby熱情地介紹著地上長長的泥管裝置,一節節地填上從斜坡上不同部份挖來的塵土,標示著芬蘭國土的編年史,重點引證在數萬年前,這國土曾長埋冰河之下,還未冒出頭來。可能是這裡的負離子充盈,我特別聽得明白,而且有種不知人間何世的飄逸感。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