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城@林一峰

克羅地亞沿岸中部古城Split,海邊的天空之城,曾經是古希臘殖民地,已經一千七百歲。2000年路經此地,十年後再到訪,石灘已被開發成住宅區;當日在深藍色海水冒出來,堆砌成參差不齊天然跳水台的大石已被打散磨平,變成公整的幾個淺灘,那些海膽也不知已經歷多少世代了

租了單車,在受保護的半島公園,一面踏一面看著一隊一隊風帆出航,繞過半島尖端的懸崖,沿著另一邊懸崖下的一個一個小石灘,走走歇歇。一直避開重臨Split,因為十年前我與A在這裡分手;儘管名字本身沒有任何英文〔分開〕的意思,基於點點迷信,我一直沒有再到這地。

十年前我獨自坐在港口半天等待A趕來會合,意外地看到了一次美好的金黃色日落;只是心情一直不好,因為我把重點放在等待上;十年後我懷著停歇的心情坐在同一個港口,現在港口已經向外擴展了一倍。

遊輪在亞德里特海上連繫克羅地亞,希臘,意大利……乘船去意大利ANCONA,很多遊人會選擇夜渡,但因為十年前的一個陰影,我選擇了在早上出發:那次意大利官員誤會了我的護照需要簽證,竟然拒絕了我登船;為保險起見,這次我選擇了九小時的陽光航程,心想日間時間亦可以輕易打發;預備了小說,散文集,照相機,筆和筆記本,最後我卻甚麼也沒碰,腦內一直縈繞小時候從香港夜渡澳門那一夜的情景:大船,臥間,船底摩打的顫動,老虎機的聲音,對旅程的期待……直到天快黑了,甲板上我仿佛看到當天的曙光初現,時空就這樣意外地交錯轉移。

我終於徹底地把Split留在身後。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