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工作假期@健吾
浪漫工作假期@健吾

浪漫工作假期@健吾

我很難理解,現在的人如何看待工作假期。上次跟L先生吃火鍋的時候,他就呻到樹葉都落埋。
朋友L是一個八十後,徹底的建制,現在已成為某家跨國品牌的銷售部管理層。現在,要請人了。開價,一萬二千多元的月薪(對,這是入息中位數以下的,他們的聲音,在政府眼中,是不用理會的),招來的人,總是惹L不順眼。

「有些resume(履歷書),寄過來的時候,說自己在澳洲working holiday(工作假期),而你知道,大學那些什麼寫resume的班,會教他們要寫在那份工作之中做過什麼,那些人就寫說 cut the sheep hair(剪羊的頭髮)。有一個更精彩,就說是 manage the wool。有什麼好manage?剪羊毛就剪羊毛吧?」
L是一個徹底建制,徹底實際的金牛座。對一切被視為浪漫的事情,都會用最實際,最直接,最不浪漫的想法去猜度:「去剪完羊毛就覺得自己在L大畢業就可以找一份跨國公司的工作?不要玩吧?」

聽到這兒,我咬了半顆貢丸問他:「你才出萬二元,你想什麼人來應徵?不過是做你跟班而已,你不是經常說的嗎?If you pay peanuts, you got monkeys! 一分錢一分貨,你懂的。」
L反駁:「我是play penis 才上到今天的位置的。」說的時候還一臉的自豪。也許是的,對那些沒有背景沒有後台沒有有錢Daddy照顧的人,在L眼中,我們浪漫不起。要得到別人的尊重,首先就要放低無謂的尊嚴。在L的世界,浪漫,是有錢之後就可以買回來的東西。
「總之,不要覺得剪羊毛就當自己好像去留學一樣囉。那是兩件事。香港人就是這樣,覺得自己沒有錢去讀一個學位,去外國走一轉就以為自己的履歷可以特別一點。」L吃完一片肥牛說。

但最後,有沒有請他?
「沒有。只是叫他上來見見,我很想看看那些以為工作假期可以幫到他們的人,是長怎麼樣子的。他們這一輩子也不會知道,我們這樣的人,是如何想他們的。」
工作假期,本來是一種很浪漫的事情。把自己投放到不同的國家,在陌生的國度,自理自處,自習自重,自愛自主,對成長一定是一件好事。可惜的是,台灣的工作假期人就認為在澳洲剪羊毛,比回台灣做22k(只收22,000台幣的低薪族)要有錢途;香港人呢,就去德國或日本做半年的工作假期,就想著出書,想著成為旅遊達人,那就可以不用回辦公室都可以有錢花,可以去免費旅行……

工作假期會不會改變一個人的人生?有機會的。在這種政治氛圍之下,有朋友已決定辭工,用一年時間去德國找一個人結婚,移民,之後不再回香港。在擠壓的環境之中,有夢,真好。三十歲以下的你,好好發一場夢吧。或許,會有機會找到改變人生的機會……唷。
1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