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芬蘭愛上香港(二)》@余振緯 Lawrence
《在芬蘭愛上香港(二)》@余振緯 Lawrence

《在芬蘭愛上香港(二)》@余振緯 Lawrence

在赫爾辛基市中心,有好幾座上百年的古老街市大樓,遊蕩其中,跟赫爾辛基人呼吸著同樣的氣味,確實有種心靈淨化的功效。午飯時份,走進了骨子的Hakaniemi Market地面層,平靜安逸。班駁厚重的木門推開,陣陣海洋的清鮮飄過面脥,隨便往前走,自會發現氣味和聲音的微妙變化,溫馨預告即將來到眼前的店子模樣。我見巷裡的人稀少,索性合上眼睛,讓鼻子帶路,請耳朵導航。隨著凍肉冷芝士的凝盪漸去,空氣中開始混著溫厚焦潤的脂香,忍不住張眼確定,果然有間精品咖啡豆店在幾步之遙。老板娘正為街坊混配磨豆,笑談閒逸,在機器沙沙翻響的掩護下,我貓步竄進店裡,在頂天立地的木架前,逐樣把玩打量。這店子合二為一,左邊盡是兒童的糖果,七彩斑斕;右邊則滿佈成年人的糖果:咖啡豆,濃調細密;這種魔幻組合想必是個合家的「歡樂天地」了。

 

各式糖果多是芬蘭出生的果釀口味和色彩,夾雜些糖衣亮麗的朱古力豆,用天然果品染色,甜度亦減低,處處考慮到兒童的健康。兩區中間的游離地帶放好了一系列咖啡混朱古力和果品的雞尾實驗,我一眼便看中「Mocachino老薑軟糖Truffle」,簡直如獲至寶。

老板娘用意大利口音的流暢英語告訴我,芬蘭天氣嚴苛,無法種植咖啡,全部要由意大利、非洲、南美等地入口,成本貴,但生意不俗。請不要給街上的咖啡店不多這個現象所騙倒,其實芬蘭人喝咖啡比誰都多,而且口味要求高。像來這小店的客人多是帶著嚴謹和好奇的發燒友,老板娘笑說他們比自己的鄉里還要奄尖。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