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是一首歌@林一峰
再見是一首歌@林一峰

再見是一首歌@林一峰

說再見只是剎那,過程卻可以很漫長。
「好啦,就是這樣啦。」我看著廳中唯一一個行李箱,它將會是F帶到紐約的最後一件東西;F還在想著有什麼遺漏,我走出露台透透氣。

經歷搬家多少次了,目睹的也不少,但2006年的這次不同:我最好的朋友F,決定要從香港搬到紐約,從告訴我開始,到現在剩下最後一個行李箱,已經九個月。初步點算,收拾,搬屋公司來打點搬運,大件傢俱先飄洋過海,另外一組行李預先安頓好,找地方暫住,還有中間的聯絡、等待、安排,然後是到埗後倒帶一般再經歷一次… 聽也覺累;我明白這個苦差,所以幾個月來我跟F只跟平常一樣,聊別的、做別的跟搬家無關的事;也可能是大家都捨不得別離吧,因此沒有掛在口邊。

有什麼好不捨呢,再遠也只是一程飛機的距離罷了。我想,我們道別的並不是一個朋友,而是一個階段。把自己的落腳點移離最熟悉的香港,邁向另外一個人生階段,或多或少有重生的意思。我的忐忑,也許也是來自對自己的唏噓:身邊的朋友一個又一個的走,現在連F也不在了,為什麼還留在香港的竟然是我?

別離不是最難的一關,別離前的等待才是。說再見只是一個儀式,不捨的話,時間永遠不夠長,既然是這樣,乾脆快一點;只是,別離後,繼續生活之前,還是需要一個過渡。

就用一首歌的時間吧。

那天送F到機場快線,約好什麼日子在紐約見面,我就離開了;不想坐車,我決定從中環走路回去當時在大坑的家。我想,我很需要走一段路。

路上,隨身聽裏放著我一早預備好的一首歌,在目送F後,是時候了,我就給自己好好陷進去一次。

有些人失敗
有些人倒下
有些人永遠也不會贏
有些人為著自己相信的事情奮鬥
就像我和你一樣

你從來都是我那麼要好的朋友

一起渡過狂風暴雨
當你在紐約的雪中感到迷失
撿起你的心
想起我

– Snows of New York, by Chris de Burgh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