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夫 的夢@Ding’s Hokkaido Journal
農夫 的夢@Ding’s Hokkaido Journal

農夫 的夢@Ding’s Hokkaido Journal

(No mud No fruit 3)

或許,每個下農的人都會作這麼一個夢。一覺醒來,就是收成的季節。走出田間,全是長得碩大成熟的果實。椰菜重手,番茄紅透,紅5豆顆大,小麥金黃……..就算是,那年天氣有一點反常,可上天還是眷顧勤勞的人,收成滿滿。

這麼簡單又順利的…….就不是人生。 農夫 村瀨先生這陣子發夢看見的都是椰菜,葉子一塊一塊愈長愈大,纏擾著他。

凌晨五時半,村瀨便醒了,再也不能入睡。往田間走,日出剛始,紅暈退走晚空……..若然日光下不是昨天被翻土剷光的椰菜田,這畫面真的很美。果然不是夢,村瀨先生唏噓地嘆一口氣。

「爸爸怎麼了? 平日休息時都會跟大家聊天,今天怎麼這麼靜。」小黑壓低聲線地說。

農場裡,大夥兒都叫主人村瀨先生做爸爸。這爸爸,是真如爸爸般親切。受聘時定明每天八時開工,五時收工,早上和下午有一節半小時大休,中午有一小時半午飯時間。但這爸爸從沒只跟規距做事,總是給員工更多休息。尤其夏天酷熱,每一小時便小休,有時午飯又多給半小時。媽媽(即村瀨太太)每天都會準備好麥茶、大量零食及罐裝飲品讓大家在大小休時享用。一到休息時,大家坐在田邊,一邊喝著冰涼的飲料,一邊吃零食聊天,感覺熱鬧又親切。只是,平日愛說話的爸爸,今天特別沈默。

「椰菜田被剷掉了。」高大妹和工友眾在一起談論著。

「就因為那小小的瘕疵全都廢掉,真浪費。要是我們能全部吃掉多好。」另一工友說。

「在日本,每一個商品都有流通市面的標準,不合格就是零價值。日本就是一個奢侈品的物族。」高大妹說。

「可日本人不會這樣想吧? 他們覺得理想當然吧?」小黑說。

「剛才那句話,不是我說的。是爸爸昨天在部落格寫的。這是農場首次種椰菜,預計能得到的收入,在投資肥料、農藥等後,已是赤字。現在收成不好,就更不用說。這陣子,我們一直在丟椰菜,「屍核」滿佈的畫面,讓他非常心痛,甚至發夢也看到…….」高大妹的眉頭愈說愈緊縐。

「大家…..明天開大阪燒派對……」一直坐在田邊閉目養神的爸爸,突然醒過來向大家說。「有這麼多椰菜,用來做大阪燒最好。」聲線一貫地親和有力。

有這麼好的椰菜卻不能賣,我城連耕種的土地都快沒有。高大妹愈想愈難過,突然頭上感到一片溫熱,是媽媽的手。

「別難過。爸爸種田四十年了,沒甚麼捱不過。我們農場還有小麥、紅豆、薯仔,最賺錢的還有用來做青汁的羽衣甘藍(Kale)呀。椰菜田也還有4.5公頃未收割的,還有希望呀。」媽媽拍拍高大妹的頭說。

那晚,星空很美,町內四大農場都過來一起弄一起吃大阪燒。爸爸媽媽從自家溫室裡摘下極多番茄布冧作菜。不知誰問起爸爸媽媽的戀愛故事,話題十分溫馨。

在日本生活的日子,高大妹不只一次,為日本人的自律性之強,面對逆境的沉著感到深深佩服。是因為宗教信仰嗎?

「日本不算是一個有主流宗教信仰的國家吧? 但神社卻有很多。自小孩時我們便相信,每事情都有一個「神」主宰,有學習的神,有耕作的神,是守護者,也是監守者。我們都是被看著長大的。」一位日本工友向高大妹說道。

(完)

Info
村瀨農場
地址:北海道河東郡鹿追町北鹿追北11線3番地43
電話:+81-156-672035
電郵:[email protected]
網址:www.murasefarm.com

註:如有興趣到村瀨農場工作,可通過電話、電郵或登入網址與村瀨先生聯絡,他能看懂簡單英文,但不太會說,回覆頗快。

00601

羽衣甘藍是日本流行健康飲品青汁的原材料,有機種植,不施一點農藥,人手採摘,是最賺錢的農作物之一。每次需收割5.5噸,收集的小型車設有輸送帶,隨工人一排排前進,因此手腳要夠快,才不會落後。彎腰不斷,腕臂並用,慢又不能,十級疲累,每一小時小休才能捱下去。

0602

農場夏天另一重要工作是溫室種植草莓苗,一個個小盤栽都是苗,苗生根便接枝到新盤栽,一個接一個,苗根相纏。要從雜亂中理清新芽,簡單卻需專注的工作。

00603A 00603B

00603C 00603d

農場農作物種類豐富,番茄、薯仔、山葵、青瓜、布冧、紅豆等。溫室番茄主要是自用,工人可任採任吃,多汁香甜,黃色番茄仔尤其甜,一吃難停口。

00604

員工從自己的住處看出去都能看到爸爸的屋,爸爸索性把窗當告示板。大雨或太熱難開工,便貼上「休息」。

0605

工作後大夥兒常聚餐,在田邊的車房內燒烤,或在家做大阪燒。邊吃邊聊天,玩樂器、玩煙火、玩貓,生活簡單悠然,快樂來得自在。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