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癒系台北遊 @ Kit Wong
治癒系台北遊 @ Kit Wong

治癒系台北遊 @ Kit Wong

麻煩到故宮博物院。我們跟台北的士司機說。「你們第一次來台灣旅遊嗎?」他好奇地問。不,來過很多次了。「那麼第一次去故宮嗎?」不,許多次了,故宮裡寶貝太多,永遠看不完,也永遠看不厭。Samuel Johnson說,When a man is tired of London, he is tired of life。當去台北,再提不起勁去故宮的時候,大概也是我的大限。

台北的老咖啡店與茶館當然喜歡,空氣中總有沉穩人心的奇異力量,那裡沒有趕潮流趕著拍照的人,人們專心做該做的事,沖咖啡的沖咖啡,埋頭讀書的專注文字,就連說八卦的人,也悄然輕聲,各安其位,歲月靜好。

可是我更喜歡故宮博物院,那裡有恆久的美色。宋瓷澄清如水,淡麗沉穩,清朝的琺瑯彩瓷,依然俏麗,千百年流過了,愛它們的人走了一批又一批,它們卻總青春不老。

漂亮(也包括浮誇)是世界語言,參觀故宮博物院,跟逛無印良品、連卡佛、Habitat等,根本是同一回事;看東看西,驚嘆一下皇帝專用家品的造工與用料,一個下午輕易便過。

再想想世界濁亂,朝代更迭,禮樂崩壞,經過兩次世界大戰、無數內戰與人禍,那些脆弱珍品,薄如蟬翼的瓷器與藏了壯寛山河的北宋山水畫,能夠歷盡禍患與舟居勞頓,保存至今,它們的好運氣,是何等厚實,物競天擇,到底在台灣留了下來。天地有正氣,恍惚真有其事。儘管萬中存一,總算留著一點美好。生於亂世,我們需要這正能量。

沈舟的貓

圖:這一團可愛肥貓,是明朝大家沈周的作品,都說漂亮能穿越時空,今天把它放到那裡,都可能賣得滿堂紅。

 

延伸閱讀:

揀錯酒店@Kit Wong

要看獅子,但不要有蚊蟲 @ Kit Wong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