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芬蘭愛上香港@余振緯
在芬蘭愛上香港@余振緯

在芬蘭愛上香港@余振緯

早晨的赫爾辛基剛關上了細雨,石砌的路面柔光潤澤,佈滿了晨霧的車軌慢慢享受著初露的陽光為她洗擦,照亮著城市的倒影。在4號電車的引領下,我轉進了別有洞天的Katariinantaku街,停駐在一間生活設計小店的門前。

小店其實不小,驟看也有二千方呎,放滿了來自芬蘭各地設計師的祈願,井然有序、慢條斯理地為我訴說著芬蘭人對生活的尊敬,自豪地稱呼自己作Helsinki Design Guide——既是店名又是自家出版的指南名稱。店裡只我一人,安靜得令人很專注,專注得幾乎發現不到微笑的Maria原來老早已站在我身旁。她望著我手上的手工香皂說,是用一種當地獨有的沼澤泥做主要材料,能深層潔淨皮膚;然後拿起另一件黑裡透藍的給我,說這個顏色是一種只在北部才有的樹流出來的脂液,溫潤得會讓當地人忘掉即將到臨的嚴寒和乾燥。

Maria輕柔的聲調令我放心神遊,嘗試將一種油然而生的情感組織起來。對了,是「身土不二」。這個沿自韓國的信念,幾年前隨台灣的農產品輸入香港,只是當時香港的本土農業已所餘無幾,令種籽未能遍地開花。雖韓風吹遍香港,也少有人能細意品嚐得到韓國辛辣麵的包裝上,老早就寫著「身土不二」,和它背後隱藏的成功法則。

從一塊漂亮的肥皂,芬蘭人就地取材,獲得了最大的身心滿足。把身處的自然環境化造成自己的氣質和韻味,「身土不二」專心一意,令芬蘭這個小國在世界的舞台上常常引發驚艷。難怪不時便聽到香港想要成功,必須要借鏡芬蘭的呼聲。

Maria為我端來了一小杯咖啡,期待我為她勾劃香港的輪廓。我說香港可能是芬蘭人無法忍受的終身伴侶,但是又禁不住去愛的情人。香港的極速,香港的密雜,注定要令芬蘭人心臟停頓、呼吸困難;但倒過來又會激發深情,誘動生命活力。文靜的Maria試試露出狂野的表情,引得我哈哈大笑。我接著說,香港的可愛在於一種隱性的自豪,含苞待放。在無甚個性的都會發展表層下,我們很有默契地收好了前人在這片土地上開墾出來的特有風韻,隱藏在尋常生活的痕跡裡,是香港人互認的摩斯密碼,大概要等一個福爾摩斯到來,才能在短時間內找到線索。現在東風漸近:本土復耕、守護老店、支持土產、就地製造、重整生活等等的運動一波波在接棒發生,「身土不二」的花果滿盈境象仿佛已經不遠,香港特色將會失而復得。

幾個星期後,Maria來信說,店子在旅遊旺季後決定關門,她的新工作是從赫爾辛基搬回到北面安靜的老家,籌辦自己的婚禮。她說有一天或許真的會激情誘動,來跟香港這個情人懈逅,在紫荊花香的土地上繾綣一番。

我說:約定了。

 

 

關鍵詞
芬蘭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