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時期非常嬲@杜遊珍
非常時期非常嬲@杜遊珍

非常時期非常嬲@杜遊珍

上星期,大家如何過?由於嬲到寫唔到稿,以下,係阿珍身邊朋友提供嘅所聞:

公關a「好大獲呀!Social Media嘅生意完全癱瘓!所有客嘅post都要Hold起,無晒植入廣告嘅臉書變成烽火嗌交戰場,好傷心!」

廣告p「好醜惡囉!公司老細見到有行家明撐罷工,就學人喺FB寫『要為對的事堅持』,點知轉個頭逐個向同事PM捽數,一定要返去跟客、唔準得罪。」

旅遊t「好傷心呀!我依家喺北海道讀梗書,外國同學不斷要我解釋目前情況,仲喺學校派黃絲帶,日、韓、台的同學都表示支持,唯獨嗰卅幾歲的香港同學拒絕支持而且表現冷漠,我好心寒!」

記者g「好勁呀!成個星期公司同事輪住替更上班、工作竟然比平時更有效率,個個盡快完成工作,公司編輯仲走咗去喺彌敦道開會、佢哋話街頭既溫馨又和諧,支援物資仲多過Google Office!」

公務員P「好陰功呀!我成世人未遲過到,畀啲人搞到封路返唔到工、點解要搞成咁?!嗚嗚嗚……」

領隊G「我同我屋企人一樣,係中立嘅,心底覺得好擔心,不過我支持學生、又支持警察,希望香港好!」

有志同道合嘅行家自發掏腰包,製作「打氣貼紙」,派到去機場,勁催淚!
荷蘭女遊客:「好明白點解要示威、希望有一方能妥協吧!在歐洲,每逢有示威都有燒車、搶劫,香港人的克制,很值得你們自豪!」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