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隆拿,不要忘記我(一)@  林一峰
巴塞隆拿,不要忘記我(一)@  林一峰

巴塞隆拿,不要忘記我(一)@ 林一峰

那年夏天剛分手,熱切覺得生命需要改變。
說真的,就像大多數希望改變的人一樣,我沒有想清楚想改變什麼,只知道現在有什麼不妥,不變就完蛋了;於是,我決定獨自到歐洲兩個月,而為了鎖緊目的,我更將計劃具體化,明確化:豔遇 - 多麼令人羞愧,卻又無比讓人嚮往的願望。儘管我已經一早知道,豔遇跟靈感一樣,你越努力去找他,他就越會避開你,但是這個沒有計劃之中的計劃,真的可以讓心理暫時平衡一點;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感覺上總比完全放空實際嘛。

為此,決定去哪裡之前,我特意找了神婆夢妮坦,問問她我需要到哪幾個國家;她例牌地教訓我:不是這樣的啦,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啦,5分鐘後還是拿出塔羅牌,抽出一張,看看後無奈地跟我說:暖的地方。

正中下懷啊!搜尋世界地圖,找到歐洲,撇去瑞士以上的所有國家,然後看到:西班牙;東邊城市巴賽隆拿,陽光海灘,高狄童話世界一般的建築,主辦過奧運會,舊城處處生機。
好,西班牙,跟你擦身而過那麼多次,這次是命運啦,我要來找你了。為求提高命中率,我選擇的熾熱地方當然不止巴賽隆拿:整個地中海沿岸,不去義大利又怎會對得起自己呢,而且義大利的人更漂亮,既然豁出去就要做到足嘛。通常,最容易認識別人的地方,首推青年旅舍,然而可能還是對於一心尋找豔遇這概念有點汗顏的關係,我選擇了民宿,無主還要是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女人M;在那個民宿網站上,M選用了一張用Andy Warhol pop art 方式處理過的頭像,很酷,還說有機場接送,於是我就放心預定。

到埗後,來接我的是M本人 – 真的是airport pickup沒錯,但當我跟M相處一分鐘後,我開始冒汗,因為:
一)她用流利的西班牙語,跟肢體語言告訴我,準備帶我乘地鐵再轉巴士到她的家,需要2小時;
二)她不懂英文,更不懂中文,我也不懂西班牙文…

最新吃喝玩樂資訊